您的位置:

【字号:

[田舍郎说之三十七]老百姓的"从军行"

2016-10-03 17:43:01      来源: 新华网

     张承荫

     我刚写出这个题目,朋友就伸手摸摸我的“爷啦盖”(即额头),说道:“你没发烧啊,怎么胡写八写呢?”接着引经据典地说:“军旅文化最早见于《诗经》,在诗三百篇中占有五分之一的份额。传承至汉,形成咏叹‘军旅苦辛之辞’的新诗体——《汉乐府/从军行》,发展到唐代走向辉煌:杨炯、李颀、李白、陈子昂、王昌龄、卢思道、刘长卿等著名诗人都有名篇风行于世。这样看来它是文人骚客咏叹的专利,乡下人老百姓不懂声学韵律,哪会写什么《从军行》?”我郑重答道:“从军人主要是乡下人、老百姓,征兵入伍的本身就是一首首《从军行》。何况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心情,言为心声,歌为言鸣,从军者及其亲属有感而发,哪能没诗没歌呢?一首歌谣代表一个时代,俺那一带就流传着这种歌谣,虽然土里土气的,但是感情充沛,动人心弦,韵律铿锵,琅琅上口,称得起乡土味十足的《从军行》呢。”友人莞尔无语,任凭我写下去。

    军阀混战时期,俺那一带兵祸连连,人心惶惶。军阀们美其名曰“征兵”,实际上就是抓壮丁,谁抓一个兵就奖励谁两块大洋,受害最深的自然是农民。传说有一对新婚夫妻摊上了这事儿,两人痛不欲生,但是又没文化,作不出什么“行”、什么“吟”之类,于是就拣最要紧的事编了几句歌谣,嘱咐对方。男人唱道:“石榴开花满枝红啊,二十整整去当兵啊。临行叫声我的妻啊:我去当兵你在家啊,别穿红啊、别戴花啊,别在门前胡溜达啊!”妻子本来哭成了泪人儿,一听他唱这个气不打一处来:怕我生外心啊?于是气呼呼地回唱道:“石榴开花满枝红呀,二十整整去当兵呀。临别叫声我的个他呀:你去当兵我在家呀,也穿红呀、也戴花呀,常在门前胡溜达呀,看见光棍儿往家拉呀,叫你在外边当王八呀,看你回家不回家呀!”这件事不知是真是假,这首歌谣却很受年轻夫妻的喜爱,人人会唱。因为它唱出了被抓去当兵的人最关心的事儿:小夫妻天各一方,丈夫怕妻子生外心,妻子怕丈夫不回家,所以这首歌谣成了当逃兵的“发面头”。

    南乡的寿长哥半夜三更被一个大兵持枪堵在屋里抓了壮丁,临走大声对寿长嫂子说:“还记得那首歌吗?快唱给我听听!”在呜咽的歌声里,他低声嘱咐:“快快回娘家等我。”然后被大兵押送出了家门。走出约五里路,来到一片树林边,他恨声道:“奶奶的,走累了,撅根‘三条腿’!”咯嘣一声把一棵孩子胳膊粗的小树撅了下来,厉声对大兵说道:“相好的,行个方便,我去当兵老婆子肚子里还有三个月的孩子哩,放心不下,你少挣两块大洋,给我留一条活路吧!”那个大兵一看他这副拼命的架势,只好卖个人情放他一马。不过俺村多多叔的运气就没这么好了,他是在腰站集上被抓去当兵的,一去无音信,家里抛下多多婶子和一儿一女,一家人永世不得团圆。

    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国民党的军队全线溃逃,临跑不忘抓壮丁征兵扩充实力,说什么“当国军能吃上馍馍蛋子猪肉片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老百姓见“国军”只会祸害庄户人家,听见鬼子风声跑的比兔子还快,背后都骂它是“遭殃军”,谁肯去参加?到处传唱道:“遭殃军,没法当,挨打受气剋军饷。见了鬼子跑的仓(飞快),逮住百姓抢个光。馍馍蛋子咱不馋,猪肉片子咱不尝,宁吃野菜拌粗糠,荣华富贵滚他娘!”

    遭殃军跑了,八路军来了,那就投八路军吧?老百姓也不认可:八路军对老百姓好那是没话说,只是太穷了,武器装备落后一大截子,人们面上不说,私下嘟念:“八路军,不可当,破帽子破鞋破军装,出门背着个破粪筐。手榴弹,拉不响,腰里掖着把撅一枪。”但是随着八路军不断发展壮大,罗荣桓挺进山东,徐向前兵发冀鲁豫边区,肖华支队活跃在马颊河两岸,一支支威武仁义之师让老百姓心里有了主心骨。年轻人争着参加八路军游击队,年纪大些的参加民兵,男女老少传唱着:“八路军来独立营,谁参军来谁光荣。打鬼子来除汉奸,保护咱们老百姓。游击队来在后方,破路扒桥紧折腾,抢军车来夺军粮,气得鬼子脑仁儿疼。鬼子顾头难顾腚,缩进据点里装狗熊。”年轻人充满豪情地唱道:“庄稼汉来庄稼汉,当上八路加油干。射击爆破拼刺刀,十八般武艺都练全,一见鬼子红了眼,打它个野鸡不下蛋!”前方打仗轰轰烈烈,后方的妇女们也不甘示弱,她们情真意切地唱道:“五月的石榴满树花,郎当八路妹在家。郎在前方打日本,妹在后方种庄稼。咱们跟着共产党,好比绿叶配红花。抗战胜利回家转,俺给你养活个胖娃娃。”那时节农村里实行了土地改革,农民生产和支前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有这样一首民谣唱出了农民的心里话:“晴天了啊倒苦水儿,咱们开个斗争会儿。斗地主来分田地儿,从此咱们不受罪儿,不受罪儿来不受罪儿。多打粮来多产棉,支援前线打日本儿。东洋鬼子早完蛋,咱们早过上好日子儿。”

    抗战八年整,赶跑了日本兵,没等老百姓过几天安稳日子,蒋介石就发动了内战,决定中国命运的解放战争开始了!青年农民积极报名参军,踊跃支前。新的“从军行”跟着产生了:“烧天的闪来轰天的雷,咱农民参加解放军。向北打下东三省,人马进关围平津。千军万马战淮海,六十万消灭了八十万人。百万雄师过长江,扫平江南的蒋匪军。渡海解放了海南岛,一仗更比一仗神。手板指头数一数,仗仗少不了咱庄户人。”前方的胜仗一个接一个,后方的斗争一茬接一茬。老缺杂团小猪子队(即还乡团)趁机作乱,向翻身的农民反攻倒算,扬言“是草要过火,是人要过刀”。庄稼人在人民政府的带领下,各村成立民兵队,配合县区武装奋起保卫胜利果实:“赶走了日本闹蒋匪,老缺杂团小猪子队。到手的好日子不让过,你说老百姓累不累?放下锄把子摸起枪,大不了咱再干一回!乡乡成立自卫团,人人参加民兵队。保卫咱们的胜利果,死也不受二茬子罪。”随着大军南下,新的解放区急切需要大批干部。干部的来源主要是部队官兵就地转业和从北方解放区抽调两个部分,这就是有名的“南下干部大军”。为了让他们扎下根,组织上要求他们就地安家落户,重新组建家庭,原配家属允许协议离婚,可以离婚不离家。俺那一带的干部主要安排在湖南。这个政策有利于新解放区的巩固和建设,但是对南下干部却意味着奉献和牺牲:他们再也回不了故乡,不能和结发妻子团聚,不能孝奉父母双亲!在大家小家不能兼顾的情况下,他们毅然选择了顾全“大家”,下面这首歌谣唱出了他们的豪情、乡情和亲情:“湘江的芦荻马颊河的苇,马颊河连着湘江的水。荻子苇子手牵手,湖南大地扎下根。问一问来寻一寻,三湘少不了咱恩县人。”“红辣椒辣的嘴哆嗦,想起了恩县的签子馍。八月的桂花香喷喷,想起了老家的结发人。咱有苦来也有甜,大家小家咱俩担!”留在故乡的妻子更是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不得不接受公母俩(即夫妻)离婚的现实,同时又为丈夫的“争气”感到“长脸”、光荣。她们哀怨、无奈,夹杂着自豪,唱着自编的歌谣抒发着这复杂的感情:“小(儿)他爹来妮(儿)她娘,一对鸳鸯两分张。吃着黄连就冰糖,胜利的果实咱这样尝!左掂量来右思量,咬咬牙还是离了的强。儿女还姓你的姓,公婆就是俺亲爹娘!”“南一个家来北一个家,舍了小家顾大家。种两棵葫芦一棚架,俺心里知道图个啥。”“北方的小伙儿南方的女儿,俺知道你不是陈世美儿。为了老百姓不受穷,咱公母俩分开也光荣!”

    1949年建国,1950年美国鬼子侵略朝鲜,将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党中央发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正气磅礴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激励着庄稼汉再次扛起枪奔赴打击侵略者的战场,他们用庄户人家的土语向美帝国主义发出质问和挑战:“打人别打脸,欺人别封门,(你)打了俺的脸,(你)封了俺的门,明欺负俺中国没有人。俺庄户人争当志愿军,打你个狼崽子丢掉了魂!”他们用庄稼理儿告诉乡亲父老:“一棵瓜蒌两条秧,东邻有难西邻帮。东邻失火西邻忙,不让战火过鸭绿江。你捐钱来我捐粮,多买飞机大炮机关枪。快快运送到前方,痛打美帝野心狼!”坚守在上甘岭坑道里的“庄户战士”面对敌人的狂轰滥炸,豪迈地宣示:“钉在这里寸步不能让,身子后里是家乡!高粱红来谷子黄,棉田一片白茫茫,刚盖的房子才垒的院儿,牛驴鸡鸭和猪羊,新建的家园多美好,怎能叫强盗炸个光?年轻的老婆年幼的儿,还有年迈的爹和娘。一挥刺刀划了道杠,大声警告野心狼;狗日的到此快止步,敢伸爪子叫你见阎王!”

    友人看完这篇短文,若有所思地说:“太平盛世,重温咱老百姓的从军行,别有情趣,意味深长哩!”【完】

延伸阅读
分享到
责任编辑:郝桂尧
频道精选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电话:0531--82024762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662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