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字号:

[田舍郎说之三十八]好男儿参加子弟兵

2016-10-25 17:02:44      来源: 新华网

    张承荫

    俗话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这两句话在军阀混战的年头里很时兴。那时当兵就是被抓壮丁,稀里糊涂地被抓,稀里糊涂地当兵,稀里糊涂地打仗,稀里糊涂地负伤送命。至于为什么当兵打仗,谁也说不清楚道不明白。于是就有了逃兵,滋生了散兵游勇到处游荡流窜,甚至聚众打家劫舍,沦为土匪流寇。一直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这种现象在蒋管区仍然时有发生。在解放区就大不一样了,那里是“母亲教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八路军来独立营,谁参军来谁光荣”。在俺村,好男儿争当子弟兵蔚然成风,留下了许多佳话轶闻:有当兵当上瘾二次当兵的,有撒谎吊猴儿当兵的,有“先斩后奏”当兵的,有装病“论堆”当兵的,有卖颠儿“入教”当兵的,还有“软磨硬泡”当兵的,真是“大路小路路路通,变着法儿地去当兵”,那积极性高的,马尾称豆腐——甭提了!

    大魁子是个独生子,他爹是个官迷,一心想送他到济南参加“国军”,将来混个一官半职的,好光宗耀祖。大魁子是个有进步思想的青年,他不听爹这一套,连夜逃走去了菏泽,参加了八路军,在中野二纵六旅给刘政委当警卫员。1947年,随军越过陇海铁路,涉过黄泛区,跨过沙河、涡河、汝河、淮河,挺进到大别山,参与揭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因为是无后方作战,仗打的很苦。完成任务后与华野会师,人家是新枪新炮新军装,他们则是破衣烂衫破旧枪,比叫化子强不哪里去,但是士气很高涨:因为牵制了国民党的大量部队,有力地配合了全国大反攻,受到了党中央的表扬,友邻部队的尊重。接下来打淮海战役,全歼黄维兵团,仗打的惨烈,但是缴获很多,贡献更大,刘邓大军名扬中外。1949年新中国成立,他回到了家乡,于第二年结了婚,没等到捂热了新被窝,美国鬼子打到了鸭绿江,抗美援朝开始了,他第一个报了名。入伍那一天,他站在送行的大车上向乡亲们告别,大声说道:“咱刚打走了日本狗强盗、消灭了蒋匪军,美国野心狼又来了!淮海战役我领教过美国鬼子的大炸弹,一炸一个大深坑,水都炸了出来。像咱这个村子,一颗炸弹就炸平了。咱新建的村子新盖的房,能让它来炸吗?再说了,就算它不打进来,守在鸭绿江边,等于在咱家门口蹲了一只恶狼,随时都会咬咱,咱吃饭吃不香、睡觉睡不安,不如趁早赶走它散伙。有人说我参军上了瘾,你想恶狼咬上了门,咱能不火冒顶梁、参军上瘾?乡亲们呐,是好男儿抗美援朝去!”

    大德子在家排行老大,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父母双全,翻身后的小日子过得挺滋润,就差娶个媳妇了。23岁上他在恩县城里报名参加了八路军,回家后偷偷央告爹,一起哄骗娘,说是出门做卖卖,挣了钱好盖房娶媳妇。娘听了自然高兴,夸他知道居家过日子了。不料一走三年,钱没见一文,信倒是来了一封,说是买卖不好做,只好先参军了。他娘听了和他爹大闹一场,骂他爷俩混蛋,当兵没人瞧得起,不要说娶“七股儿”(媳妇),“八股儿”也娶不家来!扬言预备好擀饼轴子,等他回家狠狠撸他一顿。若是在外面有什么闪失,就和“老天杀的”拼命!建国后的第二年,大德子在一天夜里退伍回家,全村人敲锣打鼓迎出村外,给他胸前戴上一朵大怀花。他娘早把擀饼轴子的事扔到了脑勺子后边,高兴地不得了,心想这说媳妇的事儿不用愁了。

    小丑子早早没了娘,爹为他娶了房媳妇。他长得人高马大、慢慢嗬嗬,他媳妇则长的小巧玲珑、精干利落。媳妇嫌他性子太慢,笑话他是个“大木秧”。小两口有一个小闺女,才两岁,而媳妇的肚子又见大了。小丑子要去参加八路军,一想家里这种情况自己也觉得不好张嘴。偷偷报名回来,阳着阴着地和媳妇商量,并且预备好如何应对媳妇的数落吵闹。不料想刚说开个头儿,媳妇就急不可耐地催他:“你有这个心就赶快报名啊,这种事儿咱能拉到别人后边吗?你个大木秧!”小丑子听媳妇一说,一颗悬着的心落了地,笑着说:“俺已经报了名,还抢了个第一,只是没敢和你说:家里老的老小的小,我走了剩你一个娘们儿家可咋过?”媳妇抢白道:“想那么多顶个屁用?到哪个山唱哪个歌,先打走蒋该死再说!咱刚分的宅子刚分的地,还能让小猪子队(还乡团)再抢回去?”接着夸奖说:“这回大木秧变成了大利索,报名参军抢了个第一!”

    成粲在西屯完小念书时秘密加入了共产党,连爹娘也不知道。有一次邻家请大魏庄一个风水先生看坟地,成粲正好放学回家。那风水先生远远看见他,惊慌失措地说:“这个年轻人正好剋我,他在组织!”说罢不顾主家的劝阻,拔腿就跑。爹娘听说后问他,他随口说了句“别听他瞎说”。1950年,成粲参加了人民政府在保定组织的培训班,接着报名参加了志愿军,分到北京陆军总医院工作。娘听说后急得不行,说好不是受训当干部吗,怎么又当兵了?成粲左一封信右一封信地劝说娘:美国鬼子欺负到咱头上了,咱能受这个窝囊气?现在青年人都争着参军,儿是共产党员更应该带头。自我小时候起爹娘就教育我,长大了要像岳飞那样精忠报国,现在就是儿报国的日子。不久成粲接到了爹娘的回信,说支持他的选择,要他一心一意干好工作,给全家人争一口气。

    小声儿出生时哭声很小,娘说他哭得像蚊子哼哼,就叫个小声儿吧。长大后不爱说不爱道的,腼腆得像个大姑娘。村里踩高跷跑旱船,常让他扮新媳妇。抗美援朝的时节,他想报名参军,又怕爹娘不同意:哥哥在北乡招女婿,两个妹妹还小,家里缺人手啊!为这事闷得他一连三天不好好吃饭,只是蒙头大睡。爹娘以为他得了什么怪病,忙请来中医大夫廉二爷,一番凭脉望、闻、问、切,说是脉象正常,阴阳调和,不像是有病,倒像是有什么心事。娘着急地说:“你说这孩子,有事说事,不吃饭还了得?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就心慌。能有多大的事你说出来,你就是去参军娘也依你。”话刚落音儿,小声儿噌地一下子从炕上站起来,颤声问道:“娘说的是真的吗?我就是想去参军!”屋里的人被他吓了一大跳,等回过神儿来,都开心地笑起来。娘擦擦笑出来的眼泪,恨声骂道:“小兔羔子装死装活的吓唬人,就为参军啊?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小声儿如愿地参了军,在东海舰队当一名轮机兵。解放军画报刊登了他掌舵的彩色照片,他买了一本儿寄回家来,乐得娘拿着逢人就显摆:“你看这孩子摆船也不用棹,光摆弄个轮子,这船可比咱河里的船大多了!”

    晋升的爹娘在“教”,在什么“教”?晋升说不清楚,只知道做什么“祷告、忏悔”,念什么“主啊、阿门”之类。好在他根本不想在教,爹娘也没法子勉强他。1949年他22岁,忽然对在教着了迷,跟着爹娘祷告、忏悔,惹得爹娘挺高兴。后来仔细一听,听着他念诵的实在不像话,什么“主啊,怜悯我吧,我想参加解放军,又怕爹娘不愿意,心里好煎熬啊,启示你的子民应该怎么办吧,”“万能的主啊,蒋该死杀人放火打内战,他这个基督徒是冒牌货,快让我替主去敲他的秃脑壳吧。主是万能的,快让爹娘放我走吧,那我的灵魂就得到拯救了。我要走不成你就是万不能的了,阿门!”他娘听了又气又笑,骂道:“你想走就快滚,别在这里瞎叨叨亵渎主!”他爹则抬起头说:“参加解放军救民于水火,这同主教化他的仆人上天堂的教义是一样的。你想参军就去吧,愿主保佑你!”就这样,晋升高高兴兴的参加了解放军,分配到某机场做飞机养护工作,飞机上天要得到他的同意。他把这个喜讯告诉了爹娘,得意洋洋地写信道:“父母大人膝下,孩儿专管给上天堂的人发放通行证,不过这不是你们那个‘主’保佑的,是共产党培养的,阿门!”

    小火麟儿是庙前的旗杆——光棍儿一条。按说他参军没什么挡头,谁知道最费劲的就是他_:“硬件”不够。论年龄十七岁半,比法定年龄差半年。他贫嘴呱嗒舌地对征兵人软磨硬泡:“十七岁半,四舍五入不就十八岁了吗?你抬抬手俺就过去了!”征兵人被他缠磨的没办法,只好答应他过了第一关。第二关身高要一米七,他明显差一点儿,不过他有心眼儿:轮到他量身高,收腹挺胸高昂头,再偷偷翘翘脚尖儿,居然又过了第二关。第三关是称体重,必须是五十五公斤,他往磅秤上一站,差了两公斤!这下子傻眼了,他扭头跑出了征兵站。就这样回去?那就不是小火麟儿了!他掏出所有的钱买了二斤签子馍馍,大口小口的吞下去。然后又跑到井台上帮一个老汉打水,就便喝下小半筲井白凉水,一溜小跑回到征兵站,气喘吁吁地要求:“重称重称,上回称的不准!”不由分说站到磅秤上,竟然是五十六公斤还多!过秤人傻眼了,说小伙子你变戏法儿呀,一转眼变出六、七斤肉来。正在说不清道不明的时候,一个老汉挑了两只水筲赶进了门,一见小火麟儿就关心地问:“年轻人,你喝了小半筲井白凉水,没撑坏了吧?”西洋镜被拆穿了,小火麟儿急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领兵的首长看着有趣,忙问道:“小伙子,你为什么变着法儿的要参军啊?”小火麟儿擦干了眼泪,真诚地说:“俺十岁上死了爹,十二岁上死了娘,十五岁上姐姐哥哥因当土匪伤人害命被政府枪毙了,俺靠政府和乡亲们照料活到现在,一心想要报恩,做梦都想参军,为姐姐哥哥赎罪,为死去的爹娘争回点儿脸面!这位大叔你行行好,就让俺当兵吧。别怪俺软磨硬泡、调皮吊猴的,这不都是鸭子上架——逼的呀!到了部队可就再不敢这么着了。”那位首长扑哧一声笑了,说:“好个诚实机灵的小火麟儿,这个兵我要了!”就这样,小火麟儿如愿当上了一名边防军战士,终于圆了自己的梦!

延伸阅读
分享到
责任编辑:鲁山
频道精选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或新华网山东频道",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新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电话:0531--82024762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785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