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田舍郎说之四十二】精术修德姚家林

2017年01月14日 17:02:46 来源: 新华网

    张承荫/文

    姚家林是庄稼把式姚如明的长孙、铁道卫士姚光宏的长子,文革期间被分配到禹城火车站工作,负责给列车摘钩挂钩。铁路是国家交通大动脉,历来被人们称作“铁老大”,这里的职工工资高,福利好,按说姚家林捧个铁饭碗没问题。谁知道他偏偏半路改行学起中医来,而且干出了名堂,被人称作“精术修德姚家林”,这是咋回事儿呢?还得从他受爷爷和父亲的影响、“姚氏家训”的熏陶说起。

    原来他自幼在老家平原县宋家寨村跟爷爷长大,上四年级的时候才回到济南,每逢暑假寒假又回去陪伴爷爷。爷爷常念叨的“勤俭持家,行善修身,学一招鲜,清白做人”四条家训,他似懂非懂,记在心里。爷爷还喜欢给他讲古代大医学家的故事:神医扁鹊见蔡桓公,名医华佗为关公刮骨疗毒,医圣张仲景大医精诚,药王孙思邈为民疗疾,李时珍编写《本草纲目》,使他听得津津有味。爷爷还对他讲了这样一件事:村里一个年轻人摔断了腿,接骨接歪了, 一位老人对他说:“你把腿弄断,我能重新给你接正。”那年轻人当即在门槛子上硬生生地别断了歪腿,老人夸他“好,你有种!”就把拔去毛的白公鸡砸烂做成接骨膏药,为他接正了腿。爷爷还告诉家林,邻居一个老奶奶,擅长针灸拔火罐和“化化”(即土方按摩),谁有个头痛脑热的找到她管保手到病除。这些故事使家林对中医和民间医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加上他接受赤脚医生培训时,阅读了许多医药书籍,更坚定了从医的决心,觉得学好这种“一招鲜”能更好地行善为民疗疾,于是利用业余时间刻苦钻研中医医术,试着为工友治个小灾小病的,一试居然小有成效。局领导得知后就发挥他这个专长,调他到济南铁路医院工作。父亲听说了,对他讲:“那个医院是我分管的单位,咱别叫人家有看法。你去可以,只是不能要工资福利,自负盈亏,一年向院里交两万元钱。”那年月一个中等收入的职工一年的工资不足1000元,2万元相当于20个人一年的工资,这条件真够苛刻的!家林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开弓没有回头箭,兵置死地而后生”,断了他的后路,逼着他在中医上干出点名堂来。他接受了这个苛刻的条件,院方要他和王悦华大夫合办胃病专科门诊,而后两人又联合创办了“华林诊所”,他就成了姚大夫。

    王悦华大夫是北方名医、天津静海胃病专家刘俊涛的嫡传弟子,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姚家林慕名拜他为师。王大夫喜欢姚家林虚心好学,悟性极高,说他是个“天生吃这碗饭的人”,于是倾囊相授,将刘氏绝活秘方“胃福散”“胃福汤”、松骨点穴法、刺穴放血拔罐疗法,传给了自己的爱徒。师徒俩根据现实情况对一散一汤又进行了创新改革,创新了中医临床治疗方法。

    姚大夫说他很幸运,“遇到了四位好师傅”:开手师傅王悦华,“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奠定了他从医的基础;“偶像师傅”古医先贤扁鹊、华佗、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使他学有榜样;“启蒙师傅”中医典籍《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备急千金要方》《金匱要略》《本草纲目》等,使他从中得以撷取阴阳五行说、阴阳平衡说、大医习业说、大医精诚说、八纲辨症说、望闻问切说等中医经典精华,琢磨创新出自己的东西;“实践师傅”是他从医三十四年来的临床诊治,从中得以正确辨症、掌握了医治各种疑难杂症的方法。他悟到:作为中医大夫要坚持“天人合一”的理念,把人体当作一个“小宇宙”去把握诊断,不能“头疼论头,脚疼论脚”;“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八纲辨症是诊断的基础;阴阳平衡是治疗的关键,平衡是药与人的平衡,二者互为阴阳,不是药剂本身的平衡;把握人体九大系统的通畅是疗效的根本,百病多由淤滞引发,疏淤开塞、减压放血、协调脏器就是保证九大系统通畅的好方法;挖掘、创新民间医术是对中医临床的有益补充,为此他运用了了松骨点穴法、刺穴放血拔罐法,并整理总结出了148字的临床医疗要诀:治病在诊断,望闻问切全。病非一日得,祛病抽丝难。心理除障碍,系统查病源。对症开方剂,通、平是关键。滋阴法在润,补阳重在缓。祛火宜轻轻,滋阴须淡淡。润、缓、轻、淡用,养阴润燥篇。温补身受益,急补害非浅。经典做依据,创新为当前。宝藏深挖掘,妙方在民间。疗法多样化,临床应用“一招鲜”。松骨点穴法,刺穴放血加拔罐。下手稳准狠,疗效立时见。大医精诚守医德,为民疗疾不为钱。

    姚家林认为,医生看病的关键是诊断正确,诊断错了就会一错百错,越治病情越重。因此他在诊断上猛下苦功夫,练就了诊断几乎无差错的绝活。他认为诊断正确的要害是科学运用望、闻、问、切四诊合参的治疗方法,以探求病因、病性、病位,参透病机和人体五脏六腑、经络关节、气血津液的变化,进而得出疾病名称,归纳出病症类型,以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八纲辨证为论治原则,制定出汗、吐、下、和、温、清、补、消等治疗方案,然后使用中药,辅以针灸、推拿、按摩、拔罐、气功、食疗等手段,使人体达到阴阳调和得到康复。他认为诊断正确还须用药对症,药不是越贵越好,所谓“好药”是指对症的药,不是指人参、鹿茸等贵重药材,也不是指昂贵的进口药品。“用药对症一碗汤,用药不对一箩筐”,不但治疗无效,还会加重病情。片面追求用“好药”,就会走入“大黄救人无功,人参杀人无过”的误区。“中医治人,西医治病”,中医是以人为根本的医学。治人包括食疗,合理饮食是仙丹妙药,暴饮暴食的不良习惯是疾病的罪魁祸首。

     古人说“上医医未病之病,中医医欲病之病,下医医已病之病”,姚家林深为赞同。他把“上医”当作理想境界,“中医”当作追求目标,“下医”当作行医基础,脚踏实地的扶危救厄,治病救人。他受爷爷“行善修身”的家教,行医非常注重医德,推崇古人“人命贵重,贵有千金”的理念,培养自己树立“病人至尊,疗效为重”的信条。他说“医德胜良方,铜臭赛毒药”,当大夫的只想着赚钱而不关心治病的疗效就是图财害命。所以他看病只在乎病人的治疗效果,从来不计较钱多钱少。他认为,一般来说病人心理压力较重,所以在看病时医生要和病人交朋友,使他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开药时要把病人当亲人,尽量减轻病人的经济负担。他牢记爷爷“清白做人”的家训,从不多收病人一分钱。他特别鄙视夸大病人病情、借机索取高额医药费“大夫”,认为这有悖于医生治病救人的道德准则;他瞧不起那些为炫耀自己医术高明而侵犯病人的隐私权的“医生”,认为这是乘人之危,拿别人的痛苦寻乐子,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学一招鲜”是姚门一条独具特色的家训,从医以来,姚家林深深体会到它的重要性。他领悟到,中医临床治疗急需创新、掌握多种速效疗法,否则会逐渐失去病人的信任。经过苦心揣摩,他忽然回忆起在车站当调度时,父亲督促他掌握技术、学好摘钩挂钩“一招鲜”,说不要轻视这个小环节,它是列车有效运行的有力保障。他从中受到了启迪:发觉从望闻问切到服药之间缺少一个“摘钩挂钩”的环节——把病人晾在那里了,照常承受病痛的煎熬。为补上这个环节他冥思苦想彻夜不眠,终于从家乡邻居老奶奶“化化”和针灸拔火罐那里找到了灵感。几经钻研,他将传统的针灸、推拿、按摩和师傅传授的“松骨点穴法”“刺穴放血拔罐法”,用来作为诊断后、服药前的补充疗法。这两种疗法的作用是“畅通”,而畅通正是人体九大系统运行的关键。他抱着为病人负责的态度,先在自己身上好一通苦练:探寻穴位,按穴针刺,拔罐放血,体味不同部位的不同感觉……苍天不负苦心人,他终于练成了这两门儿“一招鲜”,弥补上了望闻问切到服药的这个环节,减少了病人等待治疗的煎熬。

    姚大夫认为:中医是中国的四大国萃之一,是源自原始社会传承数千年之古医,为世人所瞩目。德国中医理论基础教授波克特评论说“中医是成熟的科学”,香港浸会大学中医学院教授李致重专著《中医复兴论》一书,外国人在把中药制成片剂返销中国,美国运动员“飞鱼”在奥运会上亮出了拔火罐的肌肤……中医正在走向世界,而中医的复兴及改革创新则任重道远,自己作为一个中医大夫,必须做到大医习业,大医精诚,汇融中西,不忘初心,与时俱进,实践爷爷、父亲“行善修身,学一招鲜”的家训,才能真正承担起为人民健康负责效力的重任。

[ 责任编辑:鲁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31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