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苏轼在山东过中秋:人生悲凉乐观面对

2017年09月30日 16:07:48 来源: 新华网

    原标题:苏轼的两个中秋节:人生悲凉 乐观面对

    说起中秋的诗词,我们第一个想起的,或许是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毕竟是高中的必背课文。当年反复地无脑循环,已经将这首词深深地烙在无意识的深处,即便多年后提起,还是难免虎躯一震。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其实,这首词的前面还有四句小序:“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丙辰”是纪年,即北宋熙宁九年(1076);“欢饮达旦”,就是喝了一个通宵;“子由”是苏轼的弟弟苏辙。

    这首词的背景是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中秋,41岁的苏轼当时在密州(今山东诸城)任官。因为与王安石等人政见不同,早前苏轼自求外放,辗转在各地为官。两年前,苏轼差知密州,但与弟弟相聚这一愿望仍无法实现。

    于是两年后的中秋节,苏轼写下了这首词。或许是有朋友过来找他玩,睡个毛起来嗨,结果就嗨了一个通宵。大家都喝多了,你咋不上天 了,上天就上天,“但高处不胜寒” 啊。

    玩开后,苏轼想起了弟弟。于是就写信告诉弟弟,我很开心,不用担心,不知道你今晚是怎么过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在这首词中,苏轼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纳入到浩瀚宇宙的哲思之中,落笔潇洒之际有着善待人生的乐观。

    元丰二年(1079),43的苏轼被调为湖州知州。按规矩他给宋神宗写了一篇《湖州谢表》,这本是例行公事,但诗人么大家都懂,即便官样文章,也不忘加上点个人色彩,说自己“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

    这样一来,就被新党逮到了把柄,说他讽刺朝政,反对改革,如此大罪可谓死有余辜。随后,苏轼被御史台逮到京师,这就是著名的乌台诗案。新党旧党撕了很久,最后新党领袖王安石一言而决:“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苏轼才逃过一劫,被贬到了黄州(今湖北黄冈)。

    苏轼在黄州担任团练副使一职,大概相当于现在的“按县团级待遇”的调研员之类,并没有什么实权。一个大才子被安排如此职务,确实够郁闷的。两年后的中秋,45岁的他心情低落,写下了另一首中秋词《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同一个人同一件事,因为际遇不一,短短几年后,词调便变得低沉哀惋,充满了空幻的喟叹,尤其是“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这句,悲凉凝在笔尖。与四年前相比,此刻的心情大概是在人间已是癫,何苦要上青天。

    后世的我们,记住了《水调歌头》,忽略了《西江月》,并不意味着后一首就比前一首要差。或许,人生的底色是悲凉,而我们依然要乐观地去面对。

    祝大家中秋快乐。(文/铲史官)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753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