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给山东人的建议:酒不过两杯 茶不过两壶

2017年11月20日 10:27:26 来源: 齐鲁晚报

    原标题:茶酒斗奇

    文/许志杰

    茶酒斗奇或者说酒茶争宠,自古就有,寒夜客来茶当酒,茶亦醉人何必酒,都是这个意思。本来已经有过此类的表述,不想多言,但是,近来广泛流传的一个关于茶与酒的段子,催生了许多新的感想,于是再作《茶酒斗奇》。

    段子是这样嘣的,为什么江苏人比山东人富裕?因为江苏人没事爱喝茶,喝茶的时候都是在聊怎么做生意,都觉得自己穷,琢磨怎么赚钱。茶越喝越清醒,思路越来越开阔。山东人没事就爱喝酒,喝酒的时候都是胡吹海侃,都觉得自己比别人行,必须让别人知道。喝完吹完回家睡觉,第二天继续喝。正所谓: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是不是所有的大业都在一壶茶里,有待研究;是不是红尘万丈只有三杯酒,也未必。但是,传说中的山东人能喝酒却不尽然也,以个人之见,江苏人的整体酒量在山东人之上,推而广之,以长江划界江南人平均酒量要比北方人大。为什么会有山东人比江苏人爱喝酒,南方人不如北方人那么能喝酒的江湖传说呢?其实是喝酒方式的不同造成误解。山东人个性仁厚,在粗粗拉拉的处事方式中透着豪爽,把客人的地位看得很重。有朋自远方来,以酒助兴,不亦乐乎。很多外地的朋友一说到喝酒,都不敢到山东了,未必是指山东人酒量大,而是山东人在酒桌上的那股不把自己喝倒誓不罢休的劲头。山东人喝酒有自己的最高理想,自己喝多了事小,客人喝得不高兴事大。因而往往用力过猛,客人站得好好的,自己的腿脚已经不听使唤了。

    至于茶,毕竟山东人喝茶的历史短于江苏,而且江苏自古就有名茶,阳羡茶、虎丘茶、洞庭碧螺春,在这点上山东是不可比的。但是,明代有一位叫做冯可宾的人,对江苏一带的茶叶尤其对岕茶的研究推广做出不小的贡献。冯可宾是山东益都(过去叫青州府,就是现在的青州市)人,明天启二年的进士。曾经在湖州做推官,推官级别不高,大概就是个六七品的样子,管辖范围有点像今天的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还有审计地方官员账目的权力。湖州是一个与茶关系密切的地方,茶圣陆羽和书法大家颜真卿在此相聚,陆羽的《茶经》一书就是完成在湖州。冯可宾到了湖州耳濡目染茶圣采茶、做茶、喝茶、写茶的光荣传统,把平时自己的积累写成《岕茶笺》,对盛产于江苏宜兴和湖州一带的岕茶,做了深入研究。这本书篇幅不大,只有短短的十二则,分为《序岕名》《论采茶》《论蒸茶》《论焙茶》《论藏茶》《辨真赝》《论烹茶》《品泉水》《论茶具》《茶壶大小》《茶宜》《禁忌》。书中立论很多,我最感兴趣的是这位山东老乡提到的“藏茶”,就是如何保存茶叶。一是入坛时要将“茶渐渐装进摇实,不可用手掯”。二是容器宜用次坛,“夹口锡器”更佳。至于茶壶,冯先生的观点是“茶壶以小为贵”,他认为“壶小则香不涣散,味不耽阁,况茶中香味,不先不后,只有一时”。他还提出每人一把壶最好,自己掌握,更能品出茶趣,现在还有不少人坚持一人一壶喝茶,估计都是冯可宾的徒子徒孙。说到此,是不是自豪感十分强烈的江苏人也应该对山东人心存感激:明代有一位山东人不辞辛苦,来到江苏,帮着推广宣传岕茶,成绩喜人,我们应该怀念他。

    其实,早在大唐时期茶酒之论就有,一位叫做王敷的人以拟人之手法,写了茶与酒相互争功论赏的故事。王敷的《茶酒论》从行文的式样看不太像论文,更像我们今天说的寓言。书中采用的是辩论的方式,先是论地位,茶称自己是:“百草之首,万木之花”,“贡五侯宅,奉帝王家”,地位尊贵;酒也不甘示弱,认为自己:“君王饮之,叫呼万岁;群臣饮之,赐卿无畏”,“自合称尊,何劳比类”。茶说:“客商来求,船车塞绍”,“万国来求”,人喝了茶之后:“饮之语话,能去昏沉。供奉弥勒,奉献观音。千劫万劫,诸佛相钦”。酒回:“一醉三年,流传今古”。接下来茶酒互相揭老底,有点像开头说的那个段子,茶骂酒:“能破家散宅,广作邪淫”,“吃了张眉竖眼,怒斗宣拳”,甚者:“为酒杀父害母”。这样的劣迹茶叶是不会有的,酒便牵强附会地找了点儿理由说喝茶的人容易生病:“茶吃只是腰疼,多吃令人患肚。一日打却十杯,腹胀又同衙鼓。若也服之三年,养虾蟆得水病报苦”。由此可见,酒是比不过茶的,当然双方还是争执不下。这时候水出来打个圆场,酒和茶都离不开水,水为茶之母,酒为水之子,都给我回家喝水去。

    从唐至今近1400多年,茶酒之争一直延续着,明代的邓志谟也仿王敷写了一篇《茶酒争奇》,把茶与酒的争论延续了下来。时下又出了山东人与江苏人的茶酒之争,说明这件事在民间是有市场的,估计这件事不会在短期内有个了断。可说的是,山东人喝酒不管“声名在外”,还是“败絮其中”,毕竟名气是有了,也成了山东人自己的一个“心病”。喝吧,怕自己戴上“能喝”的“桂冠”,吓跑了远方的客人。不喝吧,又怕与“好客山东”差之太远,有怠慢嫌疑,与山东人的为人处世风格不符。在喝与不喝之间,山东人一直在做着艰难的选择。

    所以适量最重要,喝酒如此,喝茶亦如此。在上千年的茶酒争奇斗艳中,从理论上讲,茶是胜者,酒也没有被打败。作为一种地域性很强的风俗习惯,要改变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做到的,就要少喝,同样茶也不是喝得越多越好。《红楼梦》里的妙玉说:“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驴了。”照妙玉说的对照,如果这是喝酒的话还算勉强够数,喝茶那是远远不够的。前些年有人形容坐在机关的干部没事干,就是“一张报纸一杯茶”,优哉游哉。过量饮酒的坏处已是路人皆知,茶喝多了会是人体内的咖啡碱过多,损害神经系统的功能。酒后不能喝茶,晚上睡觉之前不能喝茶,服药后不能喝茶,空腹不能喝茶。成年人喝茶的最佳量度应该是每天两次冲泡,就是两壶的意思,每次两克茶叶,再多就是浪费了,甚至出现增加肾负担、心跳加快等不适症状。

    乾隆大帝的观点是再好吃的东西不可超过两口,酒茶亦是如此:酒不过两杯,茶不过两壶。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98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