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怀念老济南司里街中“长眼睛”的上马石

2017年11月24日 15:26:33 来源: 济南网

    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前,我们居住的司里街的四合院大门外两侧各安放着一块大青石,它内侧与大门的台阶相接,外侧离地高约二尺有余,长约五尺,宽一尺半左右;它方正规矩,周边的棱角圆润,上表面已被岁月打磨得十分光滑,而立面细密的剁纹仍清晰可见。听大人们说,两块石头各有其名,东侧为上马石,西侧叫下马石,但因人们对“下马”二字有所忌讳,所以平时统称上马石。上马石两侧的石墙上还镶嵌有与之配套的“马洞”,马洞是在整块石料上凿出的、带有石梁的凹洞,专做拴马之用;也有人称之为“拴马扣”,我奶奶说它像个牛鼻子,我觉得挺形象。过去,门前有上马石的人家都是有背景的大户,非官即商。据说,我们这所院落的原主人便是一位祖传几代的大盐商。

    上马石自古有之,据宋代《营造法式·石作制度·马台》记载:“造马台之制:高二尺二寸,长三尺八寸,广二尺二寸。其面方,外余一尺六寸,下面作两踏。身内或通素,或迭涩造;随宜雕镌华文。”由此可知,上马石的正名应为“马台”。而这几处上马石却没有按“规定”制作为“两踏”,也没有“雕镌华文”,与《营造法式·石作制度·马台》相比,这样的上马石应属简易版,这可能与宅院主人的身份是商人而非官员有关,低调且讲究实用。

    上马石,顾名思义是为骑马的人上马方便而设的。因此,我曾不止一次地站在上面想象着往日的情景:主人送客到门外,客人站在台阶前与主人拱手作别;马弁将马牵到上马石边,客人踩着上马石跨上坐骑,一抖缰绳,威风而去。这时,我似乎听到了高头大马“咴儿咴儿”的叫声和马蹄踏在青石路上清脆而有节奏的“嘚嘚”声,直到这好听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司里街的尽头。

    虽然与我们相邻的几座高台大门前都有上马石,但我家的那块上马石却与众不同。因为在它光滑的石面上有一个手指头粗细、一寸多深的圆圆的浅洞,平时里面总存着一汪水,我把它看作是上马石的眼睛。经父亲分析,这只神奇的“眼睛”成因如下:在上马石的不远处就是那棵遮天蔽日的大槐树,它有一截枯空的平行枝干正处在上马石的上方,里面积存的雨雪水经常不断地滴落在石面上,从而造就了滴水穿石的奇观。原来这是大自然以固执的韧劲儿为这座宅院提供的、年代久远的有力佐证。

    那时候,左邻右舍的小伙伴们经常聚集在上马石边玩耍,男孩子在上面弹蛋儿、扇洋画,靠着它砸毛驴。女孩子则玩拾“子儿”、反老牛槽等。因此,上马石成了必争之地,谁先抢占到谁玩儿。男孩子玩的游戏很较劲,最后常常演变成“全武行”,打架的不管输家赢家,最后都得滚一身土、蹭一身泥;无论是挂着泪还是带着笑回家,迎来的往往是爸爸的鞋底或妈妈的鸡毛掸子。女孩子们玩游戏要平和得多,她们大多数时间是在上马石的平面上拾沙袋,也叫拾“子儿”,这个游戏难度很高:少则四五个、多则十几个核桃大小的花布缝的沙袋捧在手里,游戏开始第一步,把手里的沙袋均匀地撒在台面上,每个不能相接触,然后拾起其中的一个向上高高抛起,这时要利用沙袋下落的间隙迅速拾起另一个,并把它移到一边,然后接住下落的沙袋;不断重复这个组合动作,直至把所有沙袋移动一遍,然后再移回去,你就赢了一局。如果在移动过程中触碰到其他沙袋,你就输了。另外,游戏时还要唱着配合手势的歌谣,因此要手、眼、口并用,旋律、节奏、动作相互协调,没有长期的实践训练很难圆满完成。

    有时,小伙伴们都回家了,我还舍不得离去,干脆就躺在上马石上看小人书,看累了,便仰望天空下大槐树伸出的那些枝枝杈杈,做着每个少年都曾做过的英雄梦。我幻想着自己已成为书中威武的将军,身披盔甲、跃马舞刀,带领士兵冲锋陷阵。当然,我用不着上马石,只有文官才需踩着石头上马。

    有时候,奶奶听到小贩的吆喝声,便让我先跑到街上喊住他们,小贩们把篮子放在上马石上,等着一双三寸金莲的奶奶一步三摇地走出门外,开始上马石边的讨价还价,这时的上马石便成了一处“交易平台”。我常常不满奶奶的苛刻挑剔,希望交易尽快谈成,因为上马石上放着的吃食早已让我馋涎欲滴:有时是核桃、大枣、蜜桃、甜杏,有时是热气腾腾、盖着荷叶的肉包子,酥脆的油炸馓子或是香喷喷的烧鸡。

    有一年,为了防汛加固黄河大坝,司里街的青石板路面作为石料被撬了起来,但不知为什么后来没拉走多少,于是街道干部便发动群众将剩余的石板砸成石子儿,把街道铺成了柏油路。当时有人要把上马石也砸了,父亲说,这么大的石材很难得,留下吧。但上马石还是被推倒移在路边。后来,剩下的石头都被拉走,据说准备垒砌护城河的河堰,我那长眼睛的上马石也在其中。柏油路面既平整又易清扫,人走车行远比石板路舒服顺畅,司里街也因此成了周边街道改造的样板。

    后来,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上马石被砌在护城河河沿的底层,清清的河水日夜轻抚着它,几条小鱼儿聚集在那个眼睛似的圆洞前傻头傻脑地研究,百思不得其解,就像小时候的我们。几只小虾藏在它身下的缝隙中,探头探脑地摆动着长长的须。然而,失去了小伙伴的上马石一点儿也不快活,它的“眼睛”周围长满了寂寞的青苔。

    长眼睛的上马石,我想你。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005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