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章丘鲜翠欲滴的鲍芹是冬日里的别样美味

2017年12月25日 10:15:30 来源: 齐鲁晚报

  原标题:鲍芹:渗透于齿间的美味

  作者:刘曰章

  大年三十晚上是阖家欢聚的时刻,一家人欢声笑语的聚在一起,做上几个精致的硬菜推杯换盏几乎是家家的传统。而每年这个时候在我家的餐桌上则不然,称得上硬菜的也不过是一盘牛肉或一海碗清汤丸子,家宴的主角几乎成了鲍芹的天下。

  来上一盘鲍芹炒肉,香味扑鼻;来上一盘芹菜叶炒鸡蛋,鲜香开胃;来上一盘凉拌鲍芹,上面撒些海米、木耳、银耳、姜丝。埃吆歪!绿的绿、黄的黄、白的白、黑的黑,颜色各异,色泽鲜明,无不令人口水四溢,菜净盘清。小酌之后的水饺呢,馅子你肯定猜得到,鲍芹鸡蛋小素包。看到这里的亲们,不要自虐哦,过节吃腻了肉食,你说这样的年三十过得是不是特别开心与清爽。

  小时候就喜欢吃鲍芹,回到家乡后也是如此。除了在大连工作的十余年外,应该有快四十年的时间与鲍芹结缘了,其中的感情与瓜葛别人无法知晓。不管是自己买鲍芹还是别人春节送的鲍芹,一般都是原芹,别人知道我这个习惯,因而无需特意分装。把原芹码在大塑料袋里扎紧口,放在配套房的一角存个把月是一点没有问题的。为了不让芹菜叶浪费掉,一般我会提前把茎叶分离,早早把叶子炒拌吃掉或多层包装冷冻。冷冻的叶子无需细说了,那肯定是年三十晚上的菜肴之一,如果不这样做年三十晚上往往吃不到这道稀罕菜。原芹茎一般炒着吃,而中间比较稚嫩的芽芯清洗干净凉拌。通过多年的体验,真的应验了“吃鲍鱼不如吃鲍芹”这句简短而响亮的广告语。鲍鱼不常有,但鲍芹可常有常吃,而且高中低端的包装灵活的适应了市场,满足了不同阶层的需求。

  去年有个外地的朋友来章丘办事,在招待时特意点了鲍芹,哪知道朋友喜欢的不得了,酒杯放下后筷子却一直不舍得放,吃的特带劲儿。临走时朋友说带点鲍芹,我跑了两个超市好歹凑齐了五盒,朋友蛮高兴。只不过又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那就是年年给快递过去一点。说实话,生在鲍芹的故乡这点要求完全做得到也能够满足朋友的心愿。这不前几天刚发走了三盒,想等到春节前再来上两盒,让朋友偷着乐去吧,顺便也给咱鲍芹做个宣传。

  今天下班回来又馋点小酒了,嘱咐爱人来上一盘鲍芹。哪知爱人瞪了瞪眼睛说:“光知道吃呀,鲍芹呢?”奥!我屁颠屁颠的下楼来到配套房,拆开袋子小心翼翼地取出鲍芹,然后又上楼进了家。掐叶、削根、折茎,分门别类清洗干净放在案板上。在一旁看着爱人将芹菜茎切段、收盘、水淖、热油、翻炒等一个个动作延续着,直到泛着芹香肉香的鲍芹装进盘子里端上桌为止。眼盯着往上冒热气的鲍芹好馋人啊,忍不住抓住筷子夹起一小段塞到嘴里,呼哈呼哈并哫嚼着有点狼吞虎咽的样子。怪不得爱人常说:“见了鲍芹跟饿死鬼似的,没有够。”

  “炒拌鲍芹,青翠欲滴惹人醉;唇齿相合,齿间渗透美滋味。”作为一个鲍芹的吃货,对鲍芹有着难以割舍的爱,与鲍芹之间的情真的一时半会也难以唠叨清楚。现在喜欢鲍芹的人越来越多,说鲍芹道鲍芹的嗑不停,或许只有香喷喷的鲍芹塞到嘴里时才能消停一下。现在鲍芹已行销二十余省份,并且口碑越来越好。相信随着独有特色鲍芹的广泛传播,许许多多的人一定会和我一样慢慢地产生依赖之情,也会盼望滑过舌尖的鲍芹芳香滞留的久一些再久一些。你说呢?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6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