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金石乐翰墨缘——大师朱复戡的聊城情缘

2018年02月06日 09:58:36 来源: 聊城市文广新局

  榜书题名胜  古迹亦赋诗

  先生在聊城期间心情极佳,为不少名胜古迹题下了字。如大篆榜《光岳楼》,每字高近三尺,如此雄强、浑厚、古朴的大篆字体竟出自一位年近九十的老人之手;他还题写了“海源阁”“湖心亭”“狮子楼”等匾额。后来徐葳女士说起,先生在任何地方也从没有留下过这么多、这么大的墨宝。

  先生仙逝后,徐葳女士又曾有缘二次到聊城故地重游。有一次在光岳楼先生题写的匾额下驻足良久,对我们讲先生写的大篆,就像一朵花一样,越看越美,看不厌的。亲眼目睹到聊城日新月异的变化时,高兴地说,现在建设的这么美了,真替你们高兴。

    光岳楼,为中国古代四大名楼之一。清代的康熙皇帝四次、乾隆皇帝六次曾登楼并吟咏。历代文人咏光岳楼的诗能见到的就有一百余篇,清代蒲松龄的老师施闰章,就曾写下了朗朗上口的咏光岳楼名篇。先生登光岳楼时也吟诗一首:

  东接泉城西赵都,巍楼耸立旁环湖。

  登高一览擎天柱,辉映独尊照九衢。

  访景阳冈时作:

  金秋漫作凤城游,访古登临阳谷丘。

  义士雄风今尚在,景阳冈上思悠悠。

  登鱼山凭吊陈思王墓时作:

  宓妃留枕倍哀艳,痛惜魏王思建安。

  一代英才霾僻壤,凄凄风雨吊孤寒。

  这三首诗后来都收在《朱复戡墨迹遗存·行草诗词卷》中。

  先生在聊期间,我曾有幸拜见先生,并聆听先生的教诲,真如醍醐灌顶,受益终生。先生讲到的以篆作草,草从篆出,梯形,以及学习书法不必下十几年的笨工夫去学楷书而应从篆隶入手,这些书学理论我第一次听到,这是先生教导世人学习书法的度世金针。尤其让我感激不尽的是,三十年来徐葳老人对我精心培养和悉心指导,并让我陆续看到了先生各个时期的金石书画手稿,这使我对先生金石书画艺术的学习有了更全面的认识。后来老人家多次对我说过,她对聊城越来越有感情了,朱派艺术也薪火相传,后继有人。

  今年是国家实行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恰逢是朱复戡先生来聊城三十周年。我们以先生因文化结缘聊城而自豪,也为聊城文化事业的发展,更为聊城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不断增添新的更多、更美的文化色彩而由衷的鼓掌!

   上一页 1 2 3 4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374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