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田舍郎说之五十三】率真豁达的老高举

2018年02月25日 18:13:09 来源: 新华网

    张承荫/文 

    老高举真名叫高居中,沂蒙山区阳都人氏,从福州部队转业到省直机关工作,夫人隋老师陪同,到某小学任教。她一口沂蒙山方言土语在讲台上讲,小学生听着好玩儿,在下面“埝儿”啊“营瑟儿”“毁了”地跟着学。她气得对丈夫哭诉:“咱山里人没法在省城呆,你留下有前途,俺带孩子回家了。”居中说:“你陪俺进省城是隋陪高,俺陪你回故乡是高陪隋,典型的‘夫唱妇随’,咱都回去吧。至于说前途,有本事到哪里都能使!”就这样,一家人回到了阳都。县里对他的到来很重视,特意征求他对工作安排有何要求。他说光上班儿不坐班儿,能到处溜达着采访写文章,三年内省市级报刊见阳都的稿件,三年之后中央级报刊有阳都这一号。做不到工资如数退还,回家为民。领导同意了他的要求,挂个宣传干事,其余的事自己安排。他成了阳都第一个自由兵。

    阳都是诸葛亮故里、文人荟萃的小县城,文化信息传播忒快,高居中的事儿使人觉得既新奇又好玩儿,各个圈子的名人有意无意的招呼他。“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没过多长时间,大家居然成了朋友。人们发现,居中生性率真豁达,天真烂漫,交朋友像个孩子;酒风纯正,酒量似海,喝起酒来像个晕子;寻找线索如饥似渴,挖掘材料没完没了,采访起来像个叫花子;半夜三更先喝半斤酒垫垫底,拿一瓶酒,铺上纸,右手执笔左手举盅,写几句喝一盅,一瓶酒喝个底朝天,写完搭眼一看真是妙语连珠、文采锦绣,写文章像个疯子。人们欣赏他喝酒的酒风、佩服他写文章的文风,美其名曰“老高举”。其实,他交友为丰富生活、了解社会,喝酒为积累素材、锤炼语言,到采访、动笔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了。三年下来,老高举写遍了阳都的各行各业:酒业、茶业、鞋业、养殖业、制造业、食品业、砚石业、书画行、医药行等稿件,先后被地区和省里的党报刊登。五年下来,他的稿子又被众多中央级媒体采用,诸葛故里阳都顿时名声远播。鉴于老高举的工作业绩,县领导任命他为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又说因为最近打着新闻单位做广告拉赞助的人太多,企业被折腾毁了,这个接待任务就交给你吧。老高举大喜:“这个活儿怪好呢,俺统一接待这些‘贵客’,给他来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饮之以酒’,就办妥了。”

    某日,九名“贵客”应约到阳都宾馆赴宴,老高举当主陪,自报家门后开口说道:“欢迎各位大驾光临。朋友来了有美酒,今晚是接风酒,明天中午是欢迎酒,晚上是留客酒。祝大家在阳都亮亮酒量,露露文采,发笔小财儿。俺当主陪的先敬十杯酒,一杯一句祝酒词,然后主宾、副主宾依次按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的数目敬酒。”随即举杯念叨:“一杯相识酒,五湖四海皆朋友。干!”“二杯和气生,蒙山草木沐春风。干!”“三杯润灵腑,久旱禾苗逢甘雨。干!”“四杯开胸怀,才思如潮滚滚来。干!”“五杯豪情发,枯木逢春萌嫩芽。干!”“六杯方岸然,树要皮来人要脸。干!”“七杯雄文起,妙笔生花全靠你,干!”“八杯须放胆,夫子门前耍笔杆,干!”“九杯文路清,郁郁文苑好撷英。干!”“十杯全家福,群贤毕至会阳都。干!”他敬完了别人接着敬,十轮下来,他开口道:“下面咱讲笑话助助酒兴。某杂志社派人送来一封信函:获悉阳都‘生了’有质量问题,我社准备曝光,特派人前去协商。俺看了问:何人生了?生男生女?哪个器官有质量问题?与贵社何干?那人忙说是鞋子不是孩子,是声乐不是生了。俺说来函扣下,来人请回,恶搞声乐的品牌,败坏企业的形象,准备打官司包赔损失吧。那人急得作揖打拱,央求俺千万美言几句,中午请俺喝酒。酒足饭饱,他垂头丧气地说,本来想讹两个钱儿花,不想倒让你讹了顿酒喝。”哄笑、干杯声中,他依旧不紧不慢地讲下去:“俺为声乐集团写了不少文章和对联,集团公司吴老总说聘你当个名誉职工吧,每月工资六千元。俺说搞宣传的为企业帮忙是应该的,要什么钱呢?公司的钱是工人的血汗钱,俺要拿就是吸血鬼了。有一次公司征集广告用语,明码标价如被省级报刊采用奖金五千元。俺连夜构思了一条:想声乐买声乐谁买谁乐,盼声乐穿声乐常穿常乐。可巧被大众日报采用了,俺去找吴总兑现奖金,不料人家说‘给你工资你不要,还要什么奖金?管顿酒喝就行了’。诸位如果谁到声乐去,水平比上俺兴许闹顿酒喝,要是赶不上俺,恐怕只能闹瓶矿泉水喝了。”众人争着和他碰杯,他继续说下去:“有一次某刊物的两个记者来采访阳都老中医,要求人家给点儿赞助。老中医说干什么吆喝什么,俺是行医的,每人给你开两副中药吧,多添点大黄巴豆什么的。这两人吓得‘嗷’地一声跳起来,说会吃死人的。老中医回答死了就死了呗,省得活着胡说八道。”哄笑声差点儿掀翻了楼顶。笑完又觉得不对劲儿,不过这时都是满脑袋空空、一肚子酒精,哪里不对劲儿,谁也说不明白了。

    第二天老高举来到了宾馆,服务员忙回报:“高部长,客人都走了。”“啊?昨晚谈得怪投机、喝得怪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人家说看来广告、赞助是没戏了,别把命扔到这里,昨晚一场酒醉的把苦胆都吐出来了。”“至于吗?”老高举皱着眉说。这件事很快传播开来,人们都说这老高举亦庄亦谐、亦正亦邪,没有他办不到的事儿。他自己可不这么认为:“俺想采访杨老大夫,至今还没能够呢。”

    杨希明老大夫,砖埠镇尤家埠子村人,位居阳都十大名医之首,偏爱采药,擅长治疗肝胆脾病,老高举写遍九大名医,唯独采访杨老大夫数次都未能如愿。他记起当年骑车冒寒风三下砖埠镇感动修女、名医孙兰修终获成功采访之事,于是背起铺盖卷儿住进了尤家埠子村。杨老大夫闻讯只好接见,问:“所为何来?”答:“欲抠摸点儿资料,为阳都名医增光。”“懂中医吗?”“略知一二。”“读过几本中医经典?”“《黄帝内经》《金匮要略》《伤寒论》《神农本草》。重要章节可以背过。”“五脏篇第十开首语是什么?”“心之合脉也,其荣色也,其主肾也。肺之合皮也,其荣毛也,其主心也。肝之合筋也,其荣爪也,其主肺也。脾之合肉也,其荣唇也,其主肝也。肾之合骨也,其荣发也,其主脾也。”“知道《备急千金方》吗?”“唐孙思邈著,世所珍稀,一九九四年据日本江户医学院影摹北宋刊本注释出版过,俺买了一部,送给杨老先生当见面礼。”杨老先生面露喜色,仍穷追不舍:“我有十句诗,暗含十味中药,可愿回答?”“若是曹操难华佗的‘胸中荷花兮,西湖秋英’就免了吧,俺都知道。”“是老汉自己编的。”“那俺就试巴试巴。”“儒家宗师本姓孔,”“附(夫)子。”“知了脱袍唱大风。”“蝉蜕。”“日晒竹瓦层层爆。”“连翘。”“婆婆男丁皆伞兵。”“蒲公英。”“牡丹有个好姊妹。”“芍药。”“西瓜兄弟反向生。”“冬(东)瓜。”“弯弓搭箭中铜锣。”“麝(射)香(响)。”“家书无字满篇空。”“白芷(纸)。”“伏波马革存千载。”“陈皮。”“悠闲炼丹说葛洪。”“苁(从)蓉(容)。”“五脏及其属性?”“心、肝、肺、脾、肾为五脏,属阴。还应该加上胰,亦属阴,藏于肝、脾、肾、十二支肠之间,是重要的脏器。”“六腑及其属性?”“胃、胆、大肠、小肠、三焦、膀胱为六腑,属阳。”“脏、腑可以统称吗?”“不可以,容易产生歧义,如新妇(心腑),干父(肝腑),匹夫(脾腑),神父(肾腑),姨夫(胰腑),不像话啊。”杨老大夫哈哈大笑:“人言老高举亦正亦邪、亦庄亦谐,果然如此!咱这个忘年之交结成了。”说着端出两小碟虾皮儿,又拿出两瓶酒。老高举数了数小碟里的虾皮儿,不多不少正好十三个。只听杨老大夫说道:“一个虾皮儿三杯酒,边喝边谈。”虾皮儿吃完了,酒喝光了,八十多岁的杨老大夫谈兴犹浓,连踏遍沂蒙山区大小三千多座山头儿、突遇大蟒蛇吞吃黄鼬、巧挖五十多年老山参,都讲了出来。老高举挑灯夜战,照例半斤酒垫底,一瓶酒成文,写就《阳都神农》妙篇,一经发表,各报刊竞相转载。

    率真豁达的高老举70岁时,人们做了个统计,共写稿件1200多篇,其中中央级报刊采用60多篇。出书四部,计180万字。其事迹被收入《东方之子》一书,实践了他“有本事哪里都能使”的信条。

[ 责任编辑:鲁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5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