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烟台冬季乡村孩子的生活乐趣之小游戏

2018年02月28日 15:56:43 来源: 齐鲁晚报

  原标题:往年烟台冬季乡村孩子的生活乐趣

  作者:隋建国

  五六十年代前的冬季要比现在寒冷得多,整个冬季漫山遍野大雪皑皑。北风呼啸,大雪纷飞,整日房檐下挂满冰凌尖,那可真是称得上数九寒天滴水成冰的日子。大人们都猫在家里熬度寒冬,然而,这酷寒的冬季并没有封锁孩子们的生活情趣,反之给他们带来了拉伙结伴玩耍的生机。

  那时候大多孩子家里比较贫穷,条件好一点的能有件备用的棉袄和棉裤。好多是等到寒冷了孩子光着屁股在被窝里待母亲将平日穿的单裤子脱下续(做)棉裤。尽管如此,风寒挡不住孩子们玩耍的一颗童心。他们穿着单一的空身棉袄,脚穿破旧的单鞋,顶风寒,冒风雪,滑冰、堆雪、探险、对打等尽情地摸爬滚打。脏不怕,累不怕,全心全意来玩耍。虽说滴水成冰,但他们个个头顶冒汗,毛发眉梢结冰,无一觉得寒冷。冬季如此,夏季更不用说了。

  在我们的记忆中,常玩的游戏有“打皮猴”“咔茧”“打瓦(打丧门神)”“打片”“弹蛋”“趴猫(捉迷藏)”“跳房子”“跳绳”“踢毽子”“丢毽子”“摔泥娃娃”“拾巴固”“下五子”“拾绞”“咔皮球”“背趟”“掩手巾”“放风筝”“打瞎胡”“拔草棍”“折树叶”“捻转转”“老鹰捉小鸡”“打鼻子眼”及玩洋火枪等。这些游戏既有趣味,又便利开发智力,更重要的是锻炼了身体,加深了伙伴之间的友谊。

  一、咔茧

  咔(ka),即撞击,胶东栖霞方言是打的意思。茧,即不足一尺的小木棍,两头有尖,类似桑蚕茧子两头尖,故称为茧子。茧子一般是用偏子柳条子(轻快)或柞木(重,便利远咔)做。咔茧就是用木棍咔(打)这木头茧子使其远去。

  咔茧子用的木棍不足一米,类似棒槌。重结实,前头粗,后头细,叫茧棒子。

  咔茧子的场地比较宽广,便利茧子远咔。活动的中心区域设一口锅,即画一个一到一尺半左右的圆圈,称为“锅”。

  游戏规则为以咔出茧子落地点到锅边沿的距离作为胜负的依据。以人的身体加茧棒子的长度为一个单位来丈量数据。每一局满一百个为胜利者,胜者可在下一局优先咔茧。连续赢得三局可获得孩子王称号。

  参赛人数二人以上,也可以以小组为单位。咔茧子的方法是茧子平放在地上,用茧棒子轻轻朝茧子一端咔一下(因茧子两头尖距离地面有空隙便利咔,能弹起),待茧子弹起一刹那,再用茧棒子用力向远方咔(打)。为方便咔,茧子蹦起的高,可在茧子头地面处挖一个小洞。这一瞬间需要敏捷的动作,茧子蹦起的越高茧棒子打起来越有劲。最有力的是打在茧腰部位,茧子能被打的远。若仅仅打在茧子两端力气就小,茧子被打出的距离就近。

  比赛开始需先决定咔茧人先后,一般用“打呵护”“战战宝”“杠子虫”等类似于剪子包袱锤形式来决定。赢者手握茧子棒待咔,输者拿着茧子站在距离锅约五六米的横线外(限制脚尖紧靠横线,不能跨越),在短时间内向锅内连续三次丢(抛)茧子。若茧子落到锅内,称“淹死”,待咔茧子者就失去了机会。直到下一轮方可再咔。若茧子落到锅边沿,即压着锅线,可咔一下。若茧子落在锅外,可咔三次。即以第一次茧子落地点再向远处咔,继而再一次。三次的距离合起来丈量,以个数为单位。

  比赛中若出现平局时可以继续延长比赛,或用“打哈呼”定胜负。打哈呼是二人以上同时伸出手,若只一人手背朝上为第一,若相同,如手背或手心都向下或向上,再继续。

  咔茧还有一项规则,就是可自己要个数字,若茧子咔的超过了自己要的数,可奖励双倍,否则就失去了继续比赛的机会,称“死”了。在这其中个人可躺在地上伸直胳膊和腿尽力向前推茧棒子,力求达到数据。这期间若发现要的个数多了,达不到目的,补救的方法就是喊一声“消”,这样就把前面获得所有的个数消掉了,只保留继续参赛的权利。丈量也有的用茧棒子为单位计算。

  获胜者得到的享受最简单的是有败者背着或几个人抬着随着场地转上几圈,那高兴劲儿就甭提了。

  此项活动有危险性,严禁咔茧的方向有人,否则咔出去的茧子伤人。

  二、 打瓦

  所谓打瓦,就是用几块支起来的碎瓦片丢(抛)石头打,因打的是瓦片,故称为打瓦。

  打瓦场地也比较开阔,大约在五六十平米的活动间。

  比赛开始同样用“打哈呼”等定打的次序。人数三到五人以上。如以上图。首先是以此向前各自丢(抛)手中的石头,看谁丢的最远即可在石头落地的地方立正直腰朝选中的目标打。一般都抢着打官瓦片,若命中即可当这一盘的“官”。不过打官有风险,若不打中,有可能将丧门神打倒,就倒霉了。然后依此类推,各自按丢出的石头远近选中自己的目标打。打中了什么就扮演所打倒的角色。若打倒官就站在一旁等待当官指示小兵,若打倒了丧门神就倒霉了,任其宰割。有时候最后丢(抛)石头的反而能占便宜,可用力远丢超过他人先抢打的目标。也可以不丢石头看情况就地等待时机打。这样也有坏处,若最后只剩下丧门神没有打倒就自然是他的了。

  若一轮瓦还没有全打倒,则继续依次打,直到完毕。

  结局是,以打倒的官职演各自的角色。官稳坐在中央,两个打手将“丧门神”按倒在地,两个扯腿,两个挣耳朵,两个打手抡起皮锤(拳头)打。若人数多也可以一个人背着所谓的“丧门神”让他人打。不过打手只是以表演的的形式打,不过分用力。也有的关系好可手下留情。打手边打边说:“铜鼓铁瓢问官饶不饶。”若官说不饶,则继续打,直到官说饶,方可结束。

  打瓦的游戏主要锻炼手的瞄准率,需要平日多练习投掷几率。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65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