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田舍郎说之五十六】常忆小学师生情

2018年05月05日 15:47:32 来源: 新华网

    张承荫/文 

    中国人讲究“尊师重教”“天地君亲师”,老百姓说的更直白:“师徒如父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回想起小学时候的师生情谊,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那年月的学校叫“学屋”,俺村学屋的老师是王友和,五十来岁的年纪,长相挺富态、和蔼可亲,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学屋。我那时才六岁,不懂规矩,有一天后半晌溜进去站到了讲台旁。王老师没有撵我,问道:“你认得字吗?”我用力点点头:“俺爹和俺哥教过俺。”王老师用教鞭指着黑板上的字让我认,我就“人唵,大唵,小唵”地念,最后连春夏秋冬也认了下来。王老师笑道:“记住‘人‘字就念人,别带个‘唵’字。你哥哥是我的学生,从今天起,你也是我的学生了。”我听了回头就跑,被王老师追上一把抱起来放在座位上,我就这样上了学。放学后,王老师跟我一起回家,进门就说:“让孩子上学吧,我带来了教科书和粉联纸,你们连夜抄写吧。”爹和哥哥赶忙答应。第二天早晨,娘递给我她亲手缝制的书包,里边装着手抄的国语和算数,我高兴地去上学了。为了让我跟上班,老师常抽空给我补课,手把手教我写字做算术题。我忽然诌了一句:“俺爹也是这样教俺的。”老师笑笑说:“那当然,师徒如父子吗。”

    王老师退休了,褚衍庆老师来了,他才18岁,比班里的大学生还小两岁,不过他的本领却不小。开学第二天,就要求学生每人买一块石板,每天晚上写100多个字,题上自己的名字,清早放到老师的窗户台上,再到教室里去念书。那时学生念书没正形,站在板凳上、桌子上、甚至爬到屋门上,可着嗓子地喊:“我家有两只鸡,一只是公鸡,一只是母鸡,公鸡叫人早早起,母鸡下蛋孵小鸡。”还有的只是“哎呀哎呀”、“啊、啊”的乱叫一气。太阳一出来,大家排好队,等着老师点名发石板、背书。字写得好、书背得流畅的能得到表扬,写不好字、背不过书的就惨了。有个同学叫翟羽,在石板上画小方框再用石笔涂满冒充写字,被老师发现了,连捶带踢好一顿收拾,连石板也摔了。还有个叫现全的学生,背书老是“哎呀公鸡呀母鸡呀”,老师拿书本子朝他头上捂了两下子:“你笨死拉倒!”从此立了三条规矩:念课文要坐在凳子上;全班分成五个小组,先由组长领读三遍,再集体朗读;举办朗颂、算题比赛,评选优秀小组、先进个人。从此学风好了,学习劲头足了,附近三个学屋都来观摩交流。褚老师上课严肃认真,课间活动则很随和:和学生一起弹琉璃球,观看打瓦、跳绳、跳方、踢毽子,还给大家当裁判。关心爱护学生更是没说的,那一年我摔断了腿,他疼得掉眼泪,连夜骑车三十里地赶回家,请来爷爷为我正骨接骨,一分钱也没收,还登门为我补习功课。这件事传遍了全村,人们都说:“褚老师疼学生像疼自己的孩子一样。”

    褚老师调走,换了董怀林老师,第一堂音乐课就获得了同学们的欢迎。他说:“我是你们的老师,也是你们的大朋友、大哥哥,愿我们相处的和睦愉快。”说完就打着拍子教唱《海军进行曲》:“海风吹海浪响,人民战士守卫海防”,大家都学的很起劲。董老师重视德、智、体全面发展:组织课外阅读比赛,增设作文课,挖沙坑教跳高跳远,课余时间和同学们一起下地拔草卖钱、买图书建知识角,极大丰富了教学内容。不料想知识角的图书被盗了,大家都很气愤,说查出这个人来非揍他一顿不可。董老师摆摆手,心平气和地说:“一定是这个同学喜欢看书,带回家去了。相信他会知道这种做法法不对,把书拿回来的。”每次上课他都会重复这几句话。一天晚上,老师留下我号作业,听到外面“扑沓”一声响,老师跑了出去,抱回一摞书,正是丢失的图书,上面竟然都写着我的名字!我气得起身就往外跑,老师一把拽住我,笑道:“要去撵那个人打架啊?你是班长,那人是你的同学,能叫他当面出丑吗?得理要让人,团结最重要啊!”第二天一上课,老师就讲了这件事,希望这个同学在迈出第一步还书之后,再迈出第二步,大胆公开承认错误,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好学生。一个叫包天的同学站起来,哭着说“这件事是我干的”。老师走过去给他擦擦眼泪,拍拍肩膀,以示鼓励。下课了,同学们在院子里手拉手围起圈子,跳起了《找朋友》的舞蹈。我忽然看见包天落寞的站在一边,于是跑过去拽着他进了圈子,在“找呀找呀找呀找,找到一个好朋友”的歌声中,欢快的跳起舞来。看到老师赞许的目光,欣慰的微笑,我心中一热:董老师真是同学们最好的大朋友、大哥哥,诲人不倦的好老师!

    小学毕业,我考上了呼庄完小,班主任是年近六旬的语文老师刘鹤林,第一堂课就令同学们耳目一新,他用轻松的语调娓娓而谈:语文是语言文字化的学问,是人类历史发展和相互交流的重要工具。一个人的谈吐代表他文化修养的高低。晋代谢安在下雪时同子侄辈相聚,信口吟道:“白雪纷纷何所似?”侄子谢朗相和:“撒盐空中差可拟。”侄女谢道韫续吟:“未若柳絮因风起,”另一侄子冲口而出:“颇似老天搔头皮。”你们看,文采不好会闹笑话吧?刘老师平时上课慢言细语,真发起脾气来可够吓人的。有一次,几个学生没认真做作业,他气的连茶缸子都摔了。消了气又苦口婆心的劝导,督促他们改好作业。临毕业前,张校长因犯破坏军婚罪被捕入狱,新来的柳校长误听某同学打小报告说张校长给我来过信,要我坦白交代。我气愤地争辩,他说我不老实,威胁撤掉我少先队大队长的职务。我一把扯下大队长符号摔到他怀里。他扬言要处分我。老师们都表示反对,刘老师更是恼怒,把茶壶摔了个粉碎:“老师是教书育人的,不是整人害人的。眼看要毕业考试了,你还扯闲篇荒废学业,这是犯罪!”说完就到县教育局去反映情况。两天后县教育局来人,宣布张校长的罪行和学生无关,停止一切调查,全力搞教学,柳校长调离工作岗位并向被冤枉的学生道歉。我记起董老师“得理要让人”的忠告,谢绝说:“不用了,我也有错误,不该对校长耍脾气。”但是这件事影响了我的学习,毕业考试只考了第六名。当天夜里,刘老师步行二里路来到我家,嘱咐我放下包袱,相信自己的实力,一定要争口气。我信心百倍,赴平原二中参加了考试。揭榜那天,父亲领我去看榜,只见那里已是人山人海,怎么也挤不进去。正在着急,忽然有人拍我肩膀,回头一看,刘老师!他笑眯眯地对我说:“你考上了,我已经找到了你的名字。柳校长也来查你的名字了,刚走,他表示祝贺你。你才13岁,前面的路很长,还得经过一个又一个的考试啊!”我一头扎进刘老师怀里,哭了。耳边回响起那句著名的古语:师徒如父子!

[ 责任编辑:鲁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787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