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田舍郎说之五十八】军民死守陈公堤

2018年05月26日 17:07:31 来源: 新华网

    张承荫

    老恩县古贝州的西北方,有一个恩北大洼,隶属属武城县管辖,是历史上著名的滞洪区,它西邻卫运河,东面横一道长堤,史载乃宋代知州陈尧佐所修,起于滑县,止于德州,蜿蜒千里,千秋百代防卫黄河水患,造福百姓,被尊称为“陈公堤”。后人有诗颂曰:“御黄首虑贝州空,大野长堤势若虹。旧渎犹传神禹迹,狂澜远障宋贤功。西湖苏白同佳话,东国平恩完故封。无恙田庐喜俱在,至今人尚颂陈公。”诗中把陈公堤与西湖的苏、白二堤联名同列,把陈尧佐与苏东坡、白居易等齐推崇,可见此堤昔日声名之显赫。时过境迁,黄河东移,水患远离,恩北大洼变成了良田沃野,陈公堤也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直到1963年8月太行山连降暴雨,山洪奔涌卫运河,威胁到下游津浦铁路和天津市的安全,党中央下令在此处分洪,3万多民工闻令而动,县市建民兵团,公社设民兵营,大队为民兵连,会同上万名解放军,协力死守陈公堤,保障了天津市和津浦铁路的安全,使此堤再次名扬全国。

    那一年我18岁,跟随民兵连架起小推车奔赴运河。放眼一望,只见河内浊浪滔滔,拧着漩涡冲着猪牛羊、麦秸垛、檩条子梁头,扑面滚滚而来。岸边不时有人跳下水去打捞。人们惊呼“不好要淹着人了!”当地人笑道:“没事儿,他们水性好,再说运河涨水是中间高,水往两边分,所以淹不着人;落水就反过来了,水往河心抽,容易淹死人。千万记住落水时节别下河啊!”

    开始,民兵的任务是从滩内300米外取土加高大堤。说是取土,实际是挖泥:装满两偏篓黄泥的小车在水里挣扎,一个人推,两个人拉,不时有车子翻进水坑,三个人费力地往上抬,人人都折腾成了泥猴子。一连干了五六天,下起了倾盆大雨,没法干活了,人们只好猫进窝棚里。接着团部来了命令:移师牛角峪,会和解放军,防守陈公堤。

    战士们早已在这里摆开了战场,从堤外几百米处挖取泥土装在袋子里,喊着号子抬往大堤。看到我们来了,他们发出一阵欢呼声,在连长的指挥下,抽出十来个人,教给我们如何将土袋子错缝摆平、压缝加高、逐层叠放。有解放军的帮助,大家干得分外起劲。天上太阳晒,地下水气蒸,民兵们热的不行,光着膀子、穿着裤衩子、光着脚丫子干活。战士们则军容整齐,衣服湿得拧出水来,照样精神抖擞地劳动着。十来天时间,军民将白庄至牛角峪长五十里的陈公堤险段,改建成高30米、宽40米的防洪铁壁。大洼内的社员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抛弃了世代居住的家园,搬进政府安置的新住所。某夜,离泄洪约三小时,洼内传来呼救声。解放军出动两艘冲锋舟赶去救援:原来是平原县教育局王局长带领几名干部,搜索到三名漏撤的老太太,被困在一片挤满长虫的坟地里。战士们迅速将他们接进舟中,开向大堤。半小时后,炮声轰鸣,河堤炸开,洼内顿时洪水滔滔,40多万亩良田、150多个村庄,化作一片汪洋。

    军民死守陈公堤进入了决战阶段。

    军民混编成四支队伍。一支是抢险队,解放军在第一线,民兵在第二线,时刻准备以血肉之躯保卫大堤的安全;一支是巡查队,日夜在堤上堤下分两拨巡视,查看有无漫顶、漏水、管涌、流泥、沼泽化、拱疙瘩、塌方、溃坝诸险情或征兆;一支是运输队,将抢险物资运往坝顶堤脚;一支是预备队,在紧急情况下机动部署使用。逢到夜晚,堤上堤下万头攒动,灯光闪烁,宛若两条游动的火龙。八月中旬末的一个夜晚,电影队来慰问演出,军民同看《冰山上的来客》。正看得带劲儿,突然西北方向压过一阵乌云,顷刻电闪雷鸣,狂风挟着暴雨劈头盖脸倾泻下来。不知谁喊了一声“不好塌方了!”民工们“嗷”的一声四散而逃,战士们则迅速列队冲向大堤。又有无数个声音喊道:“解放军都躺在堤坡上去挡风浪冲刷了,咱民兵也不能当孬种,冲回去,军民死守陈公堤呀!”四散的人流又聚拢在一起,涌了上来,不顾部队首长的劝阻,纷纷跳下水,同战士们挨肩靠膀的躺在一起。下身受激流浊浪的冲击,上身受风鞭雨箭的抽射,一旦有冻昏的人被救走,立即有新来的人补上空位。好一个风雨交加的不眠之夜!

    天亮了,风息了,雨停了,朝阳露出了笑脸,恩北大洼水面上霞光万道,像万千条飘舞的彩绸。突然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昨夜发生管涌,几十名战士跳下水去手挽手围成半圆形人墙,保证了抢险成功。其中有五名战士被回头浪卷入水中下落不明。人们一听心提溜到了嗓子眼儿:那回头浪是疾风催巨浪摔到堤坝上,形成一丈多高的水墙,翻转倒砸下去,打到人身上人就一下子被卷入水底,那是九死一生啊!团首长急令准备冲锋舟搜寻。忽然有人喊:“前方有人!”人们搭眼望去,远处水面上有五个模模糊糊的人影,雁翅形排开,奋力挣扎着游过来。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几十个小伙子“噗通”“噗通”跳下水去援助。团首长急得直喊:“快回来,危险!”当地的民兵营长笑道:“首长放心,这些傢伙是运河边上出了名的水上漂、浪里钻,自发大水以来,他们天天下河捞柴草木料,为抗洪抢险积攒物资。昨夜那么大的风浪,他们还扎猛子探管涌堵堤漏呢。”果然,两队人汇合在一处,游到了堤前,六七个民兵围护着一个战士,分五组簇拥着上了陈公堤。附近村庄的大娘大婶大姑娘小媳妇儿,闻讯提着滚烫的姜糖水赶来,大堤上一片欢声笑语。这时飞来一架飞机在低空盘旋,有人说那是毛主席派水利部长来视察防汛情况,慰问抗洪大军。人们朝飞机招手、呼喊:“告诉毛主席,军民成功守住了陈公堤。天津安全了,铁道没闪失了,火车就擎着跑吧!”

     转眼54年过去了,恩北大洼早已成了人民生活的乐园。昔日参与护堤抗洪的人们,最小的也70多岁了。但是,军民死守陈公堤的事儿没有被遗忘,那是矗立在人们心头的一座丰碑。

[ 责任编辑:鲁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9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