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田舍郎说之六十一】 共产党送给咱婚姻法

2018年07月06日 15:05:01 来源: 新华网

    张承荫/文

     1950年初夏,恩县六区大院里正在召开宣传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大会。区委秘书张信忠念完了文件,区委书记洪缨干脆利落地作讲解:“婚姻法的公布,保护巩固了新中国建国前后革命胜利成功的果实,解放了上千年来被欺凌、压榨的广大妇女姐妹,使婚姻制度发生了开天辟地的变化。学习时要记住四个关键词:妇女地位要提高,男女要平等,新的婚姻习俗要形成,新的家庭关系要确立。”她放眼环视视会场,赞许地说:“我看翠儿记得很认真,有什么新感受?快说出来同大伙分享。”

    翠儿是南村的妇女主任,洪缨的爱“将”,她站起来神色凝重的说:“常言道‘旧社会的天,黑咕隆咚的天,百姓头上压着三座山,妇女压在在最下边’。共产党领导咱推翻了三座大山,但是封建主义的残余还在,今天毛主席送给咱婚姻法,这些残渣余孽就要被清除掉。特别在婚姻方面,自古妇女的终身大事掌握在爹娘和媒人的手心里。有道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爹是天来娘是地,闺女是爹娘的钱匣子。叫你嫁狗你嫁狗,叫你随鸡你随鸡。’又言道:‘天上无云不下雨,人间无媒不成婚。全凭月老系红线,婚姻由天不由人’。要是爹娘贪图彩礼,媒婆收了昧心钱歪着嘴说话,当闺女的就惨了!那一年,恶霸地主王老拐为痨病鬼儿子娶媳妇冲喜,花大价钱买通了媒婆,到俺表姐家提亲。那媒婆把个痨病秧子夸成了锦衣韦驮,又拿出二百块现大洋下聘礼。姨夫姨母见钱眼开,答应了这门亲事。没想到婚礼刚进行,新郎就咽了气儿。王老拐夫妇不依不饶,让表姐抱着公鸡入洞房。表姐哭闹着要回娘家,老拐夫妇又踢又打,骂道‘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你个望门剋夫的烂货,再不从就让你殉葬!’多亏洪缨姐拔枪相救,俺表姐才捡了条命。”洪缨笑道:“那老家伙是个狗汉奸,俺奉命捉拿他归案,碰巧救了你表姐。媒婆怕我一枪崩了她,直给我磕响头,说好闺女只要饶俺一命,俺一定给你说个富贵人家找个好女婿。”在众人的哄笑声里,翠儿继续说下去:“妇女们传唱着一首《骂媒婆》歌:‘媒婆媒婆黑心肠,贪图钱财把人诳。黑说白,白说黄,骗得老鸹配凤凰。丧尽天良害妇女,恨得咱牙根儿直痒痒。那天犯在咱的手,扒皮抽筋大开膛!’旧封建婚姻习俗不只是说媒,还有有二十几种。要彩礼是变相的买卖婚姻,置办嫁妆使妇女沦为‘赔钱货’,坐花轿晃得人七荤八素纯粹是折腾人,下轿抬椅子、满脸撒五谷、迎面射箭、迈火盆是拿人当猴耍!更可气的是闹房,说什么‘头天闹房没大小,叔公公大伯哥都能闹。’‘闹房闹房,图个吉祥。驱邪避祟,人财两旺’,实际是肆无忌惮地耍流氓、调戏侮辱新娘子!而且主家、亲朋好友都不能管,说是一管就冲跑了喜气。妇女们心惊肉跳地说:‘提起起闹房心发慌,阎王殿上去过堂,红嘴白牙说脏话,搂抱摸索耍流氓。铺被撒床也使坏,蒺藜苍子里面藏。没人理来没人管,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俺叔伯哥结婚时,七八个男人摁住新嫂嫂‘压摞摞’,竟然把她活活压死!”翠儿忍不住哭出了声,会场上一片唏嘘。翠儿擦擦泪昂起头说:“共产党毛主席给咱撑腰,妇女们要争口气,不做奴隶,不当牺牲品。男爷们要大力支持,共同扫除封建主义残余,让妇女真正撑起半边天!”

     散会后,洪缨吩咐信忠、翠儿把今天的会议发言整理好抄报县委,你俩不管谁结婚都要做移风易俗的表率,记住把婚礼议程上报区委,特意吩咐信忠送翠儿回家。两人漫步在迷人的月光下,商量如何完成那这两项任务。信忠说:“你的讲话我整理,新式婚礼的事儿我没戏。我随娘改嫁到桥头镇孤老汉王家,他不久病死,院里人说娘是‘白虎星’、我是‘带犊子’。我这种贱民,不配恋爱结婚!”翠儿一捂嘴笑着说:“你官僚啊,现在村里人都夸奖你有出息,庄户戏团的人说你当了官儿还去教戏文,够哥们儿。院里人到你家登门道歉,表示要一条心反封建,还忙着给你找对象呢。”信忠惊奇地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忘了?俺是区妇女委员,桥头镇是俺的协管村。”信忠一摆头:“谁也别费事,我决心打一辈子光棍儿!”翠儿一抿嘴:“还赌气呀?我嫁给你咋样?”信忠喜出望外地问:“我递求婚信你不回音儿,没泡汤啊?”翠儿一乐:“俺交给洪缨姐了,要不她叫你今晚送俺呀?”“那咱今晚就对老人们说开,明天去登记。”二人边走边磋商,连如何举办婚礼都计划好了。翠儿的爹娘很开通,一口应允。信忠的娘乐的合不上嘴,不停地叨叨:“小忠啊,多亏你这个大姐姐帮衬,咱家才能在村里抬起头来,快骑车把姐送回去,明天早上好去登记。”路上,翠儿幸福的把脸靠在信忠的背上,调皮的说:“小忠兄弟,你这辆车子今天驮了大姐姐,以后可不准驮别人了!”信忠反问:“将来驮咱的孩子总可以吧?”翠儿轻轻捶他一下,笑嗔道:“你这老实人今天咋变坏了呢?”

    洪缨书记和黄区长听了他们的婚礼计划直乐,表示大力支持。结婚那天,南村妇女的秧歌队簇拥着翠儿去送亲,信忠带着庄户剧团歌舞队来迎娶。婚礼现场简朴喜庆,挤满了观礼的人们。黄区长自我介绍了司仪兼主婚人的身份,请新郎新娘及双方父母入座,接着请证婚人兼介绍人洪缨讲话。洪缨站起来高声宣读结婚证书并展示给大家看,笑着说:“我这个证婚人是货真价实的,介绍人可有水分:翠儿把信忠写的求婚书交给了我,我让信忠送翠儿回家,第二天两个人就去领结婚证。人家整天碰头磕业的,什么事儿早就嘀咕好了,还用我这介绍人?我郑重声明:洪缨可不是媒婆子啊!”哄笑声中,区长宣布文艺演出开始:“桥头镇演唱队表演新编《夫妻识字·学习婚姻法》”,一队姑娘边舞边唱:“黑格隆咚的天上出呀出星星,黑板上写字放呀放光明。什么字、放光明,(婚姻法)三个大字我认得清…”“南村秧歌队演唱新编《兄妹开荒·毛主席送给咱婚姻法》”,两队姑娘边唱边舞:“雄鸡雄鸡叫呀嘛叫三遍,叫得太阳发呀嘛发了红。共产党毛主席送给咱婚姻法呀,咱们要一条一条记呀的清…”。区长宣布一双新人“拜见高堂,拜谢毛主席共产党”,“夫妻对拜送入洞房。”话音刚落,演唱队的姑娘们护卫着翠儿进屋上炕,秧歌队的姑娘们分两排列在炕前。区长大声说:“开始闹新房!”一个彪形大汉忙不迭地冲进屋里喊道:“弟妹呀,庄户剧团的大伯哥们前来贺喜闹房!”那秧歌队的队长一声娇咤:“姊妹妹,亮家伙!”炕上炕下的姑娘们齐刷刷抽出纳鞋底的大锥子,寒光闪闪,好不吓人!洪缨笑弯了腰,那大汉则“嗷”的一声窜出屋外,打躬作揖道:“各位姑奶奶且住,俺乱耕有下情回禀:咱们是文明演礼唱戏闹房,三齣新编折子戏《老少换》《穆柯寨》《龙凤呈祥》,都贴婚礼婚姻法的边儿,喜庆热闹的紧吶!”他嘴里打着锣鼓点,说道“开戏!”四个演员演《老少换》,内容是媒婆黑心,将老汉少女、老婆少男撮合成双。老婆良心发现,打跑了媒婆,强拉老汉成亲,让一双青年男女配成夫妻。她拽住老汉的辫子唱数板:“俺五十五,你五十八,皱皮的茄子配老倭瓜。再看人家、男二十,女十八,好似绿叶配红花,正好符合那婚姻法,换了吧,换了吧,不换俺拽你个仰八叉。”《穆柯寨》演的是穆桂英擒住杨宗保持剑逼婚,吩咐大将穆瓜及时拉住。扮演穆瓜的乱耕直叫唤:“小姐小姐你快杀哎,杀进脖子四五指我再拉哎。”桂英一插宝剑说:“宗保同志如今是婚姻自由,你要同意这桩婚事俺就献出降龙木跟你去打天门阵,你要不同意咱就吹灯拔蜡两散伙!”杨宗保忙说:“我早就愿意,只是放不下男爷们儿的架子。既然男女平等,小保跪下向桂英姐求婚了!”《龙凤呈祥》由石修饰乔玄,一曲西皮原板转流水“劝千岁杀字休出口”唱的响遏行云。曲终深深鞠躬,真挚的祝福:“忠弟、弟妹,大哥祝你们龙凤呈祥、工作生产两不误、人丁事业两兴旺。”在欢快热闹的气氛中,婚礼宣告结束。人们不愿意散去,纷纷赞叹着着新颖文明的婚礼。

    洪缨对信忠、翠儿抱歉地说:“许给你们的三天假不算数了,咱们和区长一起到县里参加学习婚姻法培训班,回来后到各村去宣讲。穆桂英、杨宗保刚成亲就得去打天门阵啊。”翠儿爽快地说:“俺和信忠早有准备:学习落实婚姻法、扫除千百年来遗留的陈规陋俗彻底解放妇女,这就是打天门阵。咱既要打持久战,也要只争朝夕,说打就打更过瘾!”屋里屋外响起一片掌声欢笑声。

[ 责任编辑:鲁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08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