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透着秦风汉韵的黄县话,听过没?会说不?

2018年12月03日 10:47:32 来源: 齐鲁晚报

  文|王东超

  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学者去曲阜游览孔府,向路边一位老大娘问路,先客气地打个招呼:“大娘,您吃饭了吗?”大娘回答:“食久矣。”学者一时没反应过来,后经本地人点拨,才知道“食久矣”就是“早就吃过了”。他不禁感慨:“曲阜真不愧是圣人故里,连老太太说话都是先秦的古汉语,透着学问呐!”

  其实黄县话中也有较多古汉语的遗存,只是人们习焉不察,未加留意。为什么黄县话保留古汉语的成分会比较多呢?

  历史上,在群雄逐鹿的交通要冲,在人们“张袂成阴、挥汗成雨、比肩继踵”的繁华都市,“城头变幻大王旗”,本地话与官话、各地方言甚至其他民族语言、外国语言都会相互碰撞、影响、渗透,语言的发展变化是很快的。

  1910年的登州

  黄县地处登州海角,古称东夷,是远离中原的边远偏僻之地,相对比较闭塞,跟陶渊明在《桃花源记》里描述的“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有些类似。因此,黄县话自然也跟与世隔绝差不多,一辈一辈地就把一些古代的词语原封不动地保存了下来,化为语言的“虫珀”。这里试举几例。

  到于今。

  孔子在《论语·宪问》中说:“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意思是:管仲辅相桓公,称霸诸侯,使天下一切得到匡正,人民到今天还受到他的好处。在黄县话中,现在仍有“到于今”一词,意思是“直到现在”,如:他好吃懒做,到于今也没说上媳妇。

  能矣。《管子·戒第二十六》:“任之重者莫如身,涂之畏者莫如口,期而远者莫如年。以重任行畏涂,至远期,唯君子乃能矣。”大致意思是:以天下为己任,可谓重任在肩,是非荣辱皆自口出,故人言可畏,世事瞬息万变,以年为期可谓远矣,负重任,行畏途,坚持不懈地去实现目标,只有君子才能做到。明代张居正《赠吴霁翁督学山东序》:“今世学者,含菁咀华,选词吐艳,盖人人能矣。”意思是现今的读书人,欣赏、体味诗文的精华,拣选辞藻写成花团锦簇的文章,大概是人人都能做到的。这两处“能矣”都是能够的意思,黄县话里至今还是这么用,如:“你能听老师的话?”“能矣!”

  著。

  战国时辞赋家宋玉在其《登徒子好色赋》中写道:“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意思就是他邻居家的姑娘长得恰到好处,非常合适,再高一分就显得高了,再矮一分就多少有点矮了,搽粉就显得太白了,抹胭脂就有点太红。“著”是“使附着在别的物体上”“添加”的意思,在黄县话中,“著”的这一义项仍然保留着,如:菜有点淡了,再著点盐。还有一个意思是“盛”、“放”的意思,如:屋里著不下你喽。

  气不忿。

  庚翼是东晋书法家,少时与王羲之齐名。明代张岱《夜航船》中有个“家鸡野鹜”的故事,说的就是他和王羲之之间的事:晋庚翼少时,书与右军齐名,学者多宗右军。庚不忿,与都人书云:“小儿辈乃厌家鸡,反爱野鹜,皆学逸少书。”这段话的意思是:晋人庚翼年轻时,书法与王羲之同样出名,但学书法的人都推崇王羲之。庚翼不服气,在致京都友人的信中说,“后生们不爱家鸡爱野鹜,难怪都学习逸少的书。”《红楼梦》第五回:“便是那些小丫头们,亦多与宝钗玩笑,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不忿。”这两处的“不忿”是心中不平,气不过或是不服气的意思,在黄县话中,仍然保留了这个用法,不过一般说成是“气不忿”,比如:小华有一只漂亮的鸡毛毽,天天在她跟前显摆,她气不忿,找个机会偷偷把毽子藏起来了。

  黄县话里保留下来的这些古汉语,如同先人遗落的明珠,历经千年,仍熠熠生辉,把黄县话装点得古雅、厚重而又迷人。那些嫌黄县话太土的人并不知道,或许你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就透着秦风汉韵呢。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798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