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单县古琴台,李白四君子曾在此吟诗作赋

2019年01月10日 16:17:02 来源: 齐鲁晚报

  

单县牌坊

  位于苏鲁豫皖四省接合部的单县,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古县城。古迹琴台,为春秋时期孔子的弟子宓子贱任单父宰时“鸣琴而治”的地方。虽经两千年风摧雨蚀,琴台依旧在,是单县重要的文化遗产。

  单父是春秋鲁国邑名,故址在今菏泽单县城南一公里处,与宋州(商丘)邻近。春秋时期,孔子的高才弟子宓子贱曾做单父宰,任期三年间,任人唯贤,万事为民先,单父因而大治,可谓奸邪不作,盗贼不起,人民安乐。闲暇之余,宓子贱时常登上城边一高埠弹琴,抒发情怀。他卸任后,巫马施继任县宰,愈加勤勉,很有政绩。为纪念两位县宰治单的不凡业绩,后人便在宓子贱弹琴处筑起一座高台,称为“琴台”(亦称“子贱台”、“单父台”)。

  唐玄宗时,大诗人李白的好友、县尉陶沔整理台址,并在上面盖起二贤祠,奉祀宓巫二贤。唐朝以后,琴台和二贤祠被多次修葺。1698年,知县金天定再修琴台,扩建房屋,形成几套大院,并且在这里增设考棚,选拔人才,“延名师以讲学,集俊才而授业”,后成“鸣琴书院”。单父人对琴台极为推崇,认为“单县的灵秀在台”。琴台成为文人墨客登台怀古,把酒赋诗的“仙风圣迹”。

  传说当年李白辞职离京,畅游天下,经洛阳时与杜甫不期而遇,遂受宋州单父尉陶沔、单父主簿族弟李凝邀请,来单父游玩。被陶沔重修后的琴台前方后圆,形似半月,故又名“半月台”。744年李白、杜甫、高适、陶沔共登琴台,吟咏唱和,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

  李白的《登单父陶少府半月台》一诗写道:“陶公有逸兴,不与常人俱。筑台像半月,回向高城隅。置酒望白云,商飙起寒梧。秋山入远海,桑柘罗平芜。水色渌且明,令人思镜湖。终当过江去,爱此暂踟蹰。”诗人本来想到美丽的江南去游历,但途中却被深秋后单父的白云、桑柘、寒梧、秋山、远海、绿水等美景陶醉,吸引着诗人不得不在此流连忘返。

  据记载,李白曾来单父四次,累计居住数月。其间常到琴台饮酒作诗,以释情怀,共留下了八首赋单诗句。

  高适曾长期居住在单父,仅以琴台为题的诗作就有八首之多。他的一首《甲申岁登子贱台》:“宓子昔为政,鸣琴登此台。琴和人亦贤,千载称奇才。临眺忽凄怆,人琴安在哉。悠悠此天怀,空有颂声来。”字里行间充满着对宓子贱、巫马施那样的良吏贤臣的渴慕和思念,歌颂了宓子贱的才干和治单政绩,也鞭挞了时政的腐败无能。

  杜甫的《昔游》一诗,则描绘了他们几个人登琴台的详细情景:“昔者与高李,晚登单父台。寒芜际碣石,万里风云来。采拓叶如雨,飞藿去徘徊。清霜大泽冻,禽兽有余哀”。描绘了杜甫与高适、李白晚登琴台,触景生情,思绪翻飞的情景。另外,杜甫在单父留下的另一首《遣怀》中写道:“忆与高李辈,论交入酒垆”。诗中抒发了挚友们登台观景、饮酒赋诗的浪漫情怀。后来,李白、杜甫、高适、陶沔被单父人称誉为“琴台四君子”。

  继高适、李白、杜甫以后,历代文人墨客,达官名流,登台怀古会文赋诗的就更多了。仅佳作就达数百篇。如元陈奉仪的《登琴台》:“子贱静以治,巫马勤乃平。贤哉扬与马,异迹同忠贞……”无名氏的《琴台夜月》:“高高城上台,皎皎空中月。台空中正明,莹若冰壶洁,宰邑宓子贱,事简人和悦。瑶琴时复谈,阳春飘白雪。悠悠千载间,蟾光共清澈。”清于振的《半月台》诗:“高台象月偃城边,中设幢幡礼二贤。琴入松风遗响在,星随云阵夜光悬。坛虚不受葳蕤草,蒲静唯舔澹池天。筑土当年深有意,半规留待后人圆。”

  现在的琴台位于单县县城南护城堤内侧,前连大堤,后临城河,东有涞河环绕,西与栖霞山相望。早在抗战胜利后,湖西专署就在琴台旧址修建了湖西区抗战烈士纪念塔。近年来,政府将其修葺一新,台上苍松、碧桐、垂柳相辉映,台下绿草、红花相簇拥。“欲观青帝三春景,因上陶公半月台”。琴台已成为人们游览休憩的风景区。

  

[ 编辑:夏莉娟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7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