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田舍郎说之六十六】贫困逼出个互助组

2019年01月10日 16:38:34 来源: 新华网

    张承荫/文

    我小时候唱过一首民谣:“鸡不打鸣捂到黑,小车不倒只管推。马不扬蹄紧挥鞭,鸭子上架逼着飞。贫困逼出个互助组,大闺女坐轿头一回。抱团甩开志气鞭,一步赶三自己催。”爹娘说这是成立互助组时乡亲们自己编的。听老人一数叨,才知道他们遭老罪了:长毛造反、义和团起事,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八国联军进北京,南军北伐,军阀混战,日本鬼子侵略中国,1942年大歉年:庄户人家没过一天安生日子!等打走了日本鬼子,赶跑了蒋匪军,建立了新中国,党和政府领导搞土改,发了盖着大红印章的土地证,农民有了自己的土地,心里乐开了花:从此再没有地主收租子、官府催公粮、“老缺”土匪明抢暗偷,“收了麦秋打了场,庄户人家自在王”,终于种着自己的地、吃一碗安稳饭了。

    但是过了年把儿,麻烦来了:不少人家底子薄,缺牲口、少农具,日子不好过,有的往外租地,要不是政府有土地不准买卖的政策,又会出现两极分化了。村里的六户军属聚在一起议论怎么办,张二叔先开口:“咱们都缺人手,老让政府派人帮工不是长法啊。俺琢磨着咱们不如抱成团,伙起来干活,家把式儿掂对着用,也许能闯出条路。要不把日子过毁了,给咱军属脸上抹灰,孩子当兵也不安心。”大家都说这是条道,可以试巴试巴。三奶奶说:“俺大孙子参了军,留下个二孙子小爆仗,不缺力气缺心眼,这两年更是老犯浑,人家都叫他二傻子、小迷糊,气死人了!今后全靠你们操心了。”众人都说:“乡里乡亲,水帮鱼鱼帮水,都是应该的。”正说着,忽听门外传来闷雷般的喊声:“俺不缺心眼儿,就缺个能人领着!”接着闯进一个半截铁塔样的的年轻汉子,对众人说:“只要大爷叔叔不嫌乎俺,俺就听话好好干。谁敢欺负咱,俺就把他抗到井里去!”张二叔一乐:“小爆仗是个棒小伙儿,俺们都欢迎你啊。”这边龙奶奶叹气说:“俺家就更难了,老大庆子当了铁道兵,老二顺子抗美援朝死在了朝鲜,撇下一个三岁的孩子,全凭顺子媳妇拦护这个家,俺这心里真不落忍啊。”顺子媳妇红着眼抽泣着说:“娘,快别伤心了,这不叔公公、大伯哥们伸手从泥洼里拉咱一把吗?咱有盼头了。”众人听着眼眶子发酸。张二叔强笑着说:“你家辞掉政府救济款,谁不夸奖?咱们团结互助,穷帮穷、一起赢!快商量怎么办吧。”顺子媳妇开口道:“听说河东正成立农业互助组,咱们可以比着葫芦画个瓢:咱六家都挂着‘光荣军属’牌儿,就成立个‘光荣互助组’吧。咱有两辆大车五头牛,一犁耙绳索都不缺,种这七、八十亩地也够用的了。不过这一大摊子事得订个章程,没规矩不成方圆,如农具怎么搭配,牲口怎么调剂,耕耙锄耪如何轮换,男人女人如何分工,麦、秋如何抢收抢种等等。办事要有条理别瞎忙活,落个‘鸡多不下蛋、人多瞎胡乱’的话把儿。”她这一说打开了大家的话匣子,张四爷抢了扶耧的活儿,田五叔包了耕地和耙地,萧大哥争了使车和轧场。张二叔更注意顺子媳妇的一番话:“俺和小爆仗年轻力壮,就专干力气活。更重要的是要抢农时,踩准节气点儿。春种要顶凌抢早,小苗出来冻得紫红,会越长越粗壮;耩麦子讲究‘白露早,寒露迟,秋分麦子正当时’,咱要抓住节气错时播种,别让麦子扎堆熟忙活不过来;‘蚕老一时麦熟一晌’,麦穗灌满浆发黄三天就快拔,,稍一腻歪就炸芒;‘一麦赶三秋’,男人忙收忙运,女人忙翻场轧场;晒完麦茬赶快插犁耕地,耙平保墒,一下透雨快播种。各家的农具、车辆、牲口可以折股作价,秋后多退少补。俺家农具最少,可以交钱顶股,‘亲兄弟明算账’,公平合理咱这互助组才能叫得响、立得住。”一番话把几个大老爷们儿“喷”住了,张二叔佩服的说:“顺子媳妇有心计,会算计:跟谁学的呀?”顺子媳妇不好意思地说:“俺从小跟爹学的,他是个好庄稼把式。可惜死的早,俺娘也跟了去。俺十八岁嫁给顺子,不到五年就”她哽咽着说不下去。张二叔忙岔开话题:“你讲的这些规矩都在理儿,只是农具折股作价就免了吧,仨瓜俩枣的抠索就不是互助组了。俺爷儿四个年纪大了,都没你脑子好使,这个组长你来当吧,俺们听你招呼。”他不容顺子媳妇推辞,立即换话题:“新社会了,你该有个名字,俺看叫秀枝吧,光荣互助组的女组长,一枝独秀啊!”几位老人乐哈哈地说:“咱这是唱穆桂英挂帅啊!”小爆仗冷不丁来一句:“谁说骒马不能驾辕?这不就驾了吗?”张二叔怕秀枝挑刺儿,忙岔开说:“小爆仗也是二十出头的大小伙子,该起个大号了,三婶子,你看叫个成锋咋样?成为咱组里的先锋啊!”三奶奶笑出了眼泪,连说:“好好,混小子要对得起这个好名字啊!”秀枝激动地说:“俺加入了互助组又有了名字,,总算扬眉吐气的做人了。成锋侄子就属咱俩年轻,有老人们把着舵,咱俩晃开膀子的干吧!”成锋应声:“婶子擎好吧。”人们齐声说:“咱是‘杨家将一起上、父子兵齐出征’啊!”

    光荣互助组成立的消息传开来,村里多数人都佩服军属们有志气,开始跟着学。不过也有说闲话的,如袁黑子就召集院里四家兄弟们成立了一个“好汉组”,还满街咋呼:“什么光荣组!老的上不去马提不动枪,少的不是小寡妇就是二傻子小迷糊,哪能比得上咱这兵强马壮、家什硬嗑的好汉组?”成锋要去教训他,秀枝忙拦住:“千万别斗气,咱是烧开锅上空笼屉——不蒸馒头争口气,用丰收来说话吧!”

    光荣互助组攒足一口气,干的实在干的巧,秀枝指挥着改变老套路,实行庄稼“串种分层楼”:麦子地里串菠菜,棉花地里串高粱、菜豆角,红薯地里串棒子、大白豆,花生地里串芝麻、长梢瓜,谷子地里串橊子、甜瓜;俗话说”种地不上粪,等于瞎胡混”,他们广开肥源:牛圈、猪圈里勤撒土、多泼水、多掺草积粗肥,油料作物榨油、轧饼攒细肥;常言道“施肥法得当,粮食打满仓”,他们把满地撒肥法改为集中施肥,耩地时耧斗两旁各一人,种、肥同步撒;井水板地河水发苗,种红薯、点棉花就用用河水;老辈里开苗是“稀谷子密高粱,棒子三棵一锄杠”,秀枝主张留谷苗要像羊拉屎好盘墩,高粱株距大点节粗杆壮不倒伏,肥料充足了棒子密植到五棵一锄杠会大丰收。总之秀枝是出不尽的点子,大伙是使不完的劲儿,外人是看不够的笑话猜不透的谜。一到过麦别人眼热了:光荣互助组每家的麦子都比别人家多收五成,还有吃不完的菠菜。再往后更惹人眼红:粮食棉花成堆成垛惹人喜,油料作物、红薯萝卜、豆角瓜菜让人看花了眼。外人直念叨:这个光荣互助组,咋就这么能收呢?

    秀枝一个人干活不敢起早贪黑,现在有成锋保驾她就不怕了。一个月光明亮的晚上,两人摽着膀子耪地,成锋忽然说:“婶子,俺想娶你!”秀枝心一慌手一抖搜差点儿把锄扔了,低声说:“侄儿可别胡唚!”成锋回说:“俺是认真的。”“你、你什么时候起了这门子心思?”“从顺子叔牺牲,你抱着小來哭的昏天黑地,俺可怜你就决心照顾你一辈子。后来见你尽心孝顺龙奶奶,俺尊重你想和你分挑这副担子。这两年见识了你的真本事,四个叔叔大爷全是村里的头面人物都高看你,俺就喜欢上你了。”“那几年偷偷帮俺干活的人是你啊?”“对。不过俺不是要婶子还人情,你要看不上俺,俺就打一辈子光棍儿光在心里装着你。”秀枝心里驀地升起一股暖流,脸上烫烫的,颤声问道:“你不嫌俺比你大三岁?”“嫌什么?女大三、抱金砖!”“人家说俺是白虎星,妨了娘家妨婆家,就不怕俺妨你?”“那是黑子下套你不钻,他就吃不着甜瓜说瓜苦,故意败坏你。你把光荣组整的这么旺相,不是妨人是旺业!”“俺拽着老的拉着小的会累赘你。”“那是俺的亲人,理应照料。”秀枝打了个激灵:他今天怎么说话全靠谱呢?忙追问道:“俺是你婶子,咱俩差着辈儿没法成亲,政府不批准,乡亲们说闲话!”成锋哈哈大笑:“婶子别难为俺:喜爷光棍儿侄儿娶寡妇婶子,政府发给结婚证、乡里乡亲去贺喜。婚姻法只规定近亲不能结婚,没提差辈儿这一条啊。”秀枝又惊又喜地盘问道:“你不是二傻子、小迷糊吗?怎么还懂婚姻法?”成锋老老实实地说:“那都是俺故意装的,一来为减轻你的提防好接近,二来是糊弄那些打你歪主意的人多打盹儿,等他们醒了就亮天了!。”秀枝忍住笑说:“你挺有心机啊!俺答应你。这样办:先让娘、奶奶同意咱成亲,再让她俩请组里四位老人做媒,等评上乡里的模范互助组咱就结婚,评不上你就‘鼻子尖儿上抹白糖——只能闻不能尝’了。”“好,成了亲许俺就改口叫姐姐!”

    事情办得很顺利,两位奶奶乐颠颠的去找组里人商量,大家都欢天喜地的。张二叔庄重地说:“为了成就两个孩子的好姻缘,咱们拼上老命也要挣个乡级模范互助组!”

    转眼又过去一年,一盘点,光荣互助组粮棉收的多、交的多、卖的多,全村属第一。乡里要村里报材料,村长把这件事交给了张二叔。那张二叔挥笔成文,特别突出秀枝成锋的事迹。材料逐级上报,结果乡、区、县三级政府都评这个组为模范军属互助组。县领导还特意嘱咐:颁奖仪式和婚礼要隆重,同时举行,各级领导都要参加。到了这个喜庆日子,领导们前来贺喜颁发证书,鼓励他们更上一层楼。轮到两位女老的发言,她们乐的脸上净线条,说“俺老姊妹俩商量好了,通开墙合成一家,俺们带着孩子住一块儿,叫她小两口单独住一块儿。”哄笑声中,司仪请成锋介绍恋爱经过,他清清嗓子说:“俺对婶子由同情可怜、敬重爱慕到成一家子,现在改口叫叫姐姐,她永远是俺最敬爱的好姐姐!”该着秀枝发言了,她深情地说:“有党和政府的好领导,咱庄户人家的日子一定会‘吃着甘蔗上楼梯——节节甜,步步高。’俗话说:‘树有根,水有源,不经苦楚哪有甜’。咱们多咱也别忘了贫困逼出来的互助组,牢牢记住‘穷帮穷,一起赢’!”顿时响起一阵掌声欢呼声。只有黑子笑不出来:意中人成了别人的心上人,“好汉组”呢?因为自己不爱干活爱搅和,早就散摊子了。

[ 责任编辑:鲁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73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