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对话录

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对话录

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对话录

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对话录

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区委书记杨洪涛

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区委书记杨洪涛

访谈现场

嘉宾

杨洪涛
山东淄博淄川区委书记

简历

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委书记,1966年10月生,198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8年7月参加工作,大学学历。

精彩观点
  • 杨洪涛:政府倒逼让企业快速成长

    “要么退出市场,要么就上除尘器等一系列设备,成本税收都提高了,这一块儿的钱怎么挣出来?只有提档次、打品牌。”

  • 杨洪涛:破题资源枯竭只能走转型升级一条路

    “转型初期,我们需要发展替代产品,产业必须从地下转移到地上,从开采资源变为就地转换资源。”

  • 杨洪涛:腐败与社会主义制度格格不入

    “作为一个地方的党委政府,对反腐问题的认识是讲政治的最大表现。”

  • 杨洪涛:不能为实现自己理想让整个区跟着冒险

    “把公家的事当自己家的事,工作肯定能干好。不能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让一个地方跟着冒险!”

访谈实录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华访谈》。“郡县治,天下安”,习近平总书记说,“县委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一线指挥部,县委书记就是一线总指挥。”为了进一步宣传好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充分展示新时期优秀县委书记的良好形象和精神风貌,新华网与共产党员微信、易信公众号联合推出“当好执政兴国一线总指挥——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对话录”网络在线访谈系列报道。本期,新华网邀请到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委书记杨洪涛做客新华访谈,谈一谈如何抓住机遇,促进经济转型? 杨书记您好,首先跟我们的各位网友打个招呼吧。

[杨洪涛]

各位网友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

我们都知道,淄川曾经是一个资源非常丰富的地方,它的煤矿、铁矿石、陶土产量在山东省都名列前茅。但是随着资源的不断开采,产业转型也提到了日程上。我知道您上任的时候,正好赶上淄川老工业区转型。所以我们想问一下,您在这方面都做了哪些探索?

[杨洪涛]

淄川应该说是个依托煤炭、铁矿石、铝土矿发展起来的老工业城市,各种资源的开采历史有100多年,目前,像煤炭、铝土矿等各种资源,基本面临着枯竭。2011年,我们被国务院确定为国家资源枯竭城市。所谓转型,就是我们要发展替代产品。当年淄川煤炭在开采高峰的时候,能占我们整个财政收入的30%左右,现在基本在我们的整个财政收入和GDP中,煤炭占的成分已经很少了,可以讲不到2%或3%。我们从2007年开始,甚至更早的时间重点做什么?就是发展替代产业。这个替代产业的发展,我们也有一些过程。一开始是地下转地上,就是从过去开采资源变为就地转换资源。给你举个例子,利用煤炭来烧制陶瓷,可能淄博陶瓷你们都了解;再一个,利用煤炭烧耐火材料。所有这些产业都和煤炭离不开,而且应该讲尽管是地下转了地上,但是并没有摆脱对煤炭等资源的依赖。包括一些机械工业,也是给煤炭服务的。这些机械工业比如说采掘机、输送机、减速机,甚至电动机,这些也是围绕着煤炭开采和其他资源开采来配套的。

[杨洪涛]

到了现在资源枯竭的程度,所以这些地下转地上的产业是满足不了我们这个城市就业或者说是财政收入、民生等等,仅靠地下转地上这种产业是难以为继的。 第二,这些产业往往都是“两高一资”产业,资源依赖比较重、污染比较重、排放比较多,也不符合现在国家对环保的不断提高的标准,也不能满足老百姓对环境质量越来越高的要求。所以这些产业是不能生产的。所以说我们现在的转型,除了地下转地上以外,就是要彻底摆脱对这些资源的依赖。我们要发展战略新兴产业。

[主持人]

比如说?

[杨洪涛]

比如说我们的新材料、新能源,还有新医药和高端装备,要发展这些产业。同时我们传统的产业,也不能说全部抛弃,比如说我们的水泥产业,国家建设需要水泥,尽管我们煤炭资源枯竭了,但是我们还有石灰石。那怎么办?你这些觉得可以保留的产业,有发展前途的产业,怎么办?我们就升级。原来我们是用的立窑,工艺比较落后、装备比较落后,那么我们现在就是用亚洲最先进的悬窑。如果说简单的四个字,就是上大压小。我们过去50多家水泥企业,我们现在全区一共5家水泥企业。我们的水泥塑料产能,从过去的1700万吨压缩到1100万吨,量下来了,但是我们的税收增加。过去不到5000万的税收,我们现在在水泥市场最好的时候,总税收能到5个亿。尽管我们关了很多小的,但是我们上了好的、大的、工艺先进的。也就是说这个转型一个是传统产业的升级,有保留价值的升级。再一个就是我们发展新兴战略产业,就是这么两个方向。

[主持人]

可以说咱们是走出了一条适合淄川自己的转型之路。我们了解到,在2014年全国69个资源枯竭城市转型测评当中,淄川区位列第三、区县第一。所以我们想请问一下杨书记,您是如何既把型转好,又要保持稳定增长,这两者之间您是如何做到平衡的?

[杨洪涛]

应该讲,首先我们做的第一步,就是淘汰这些产品市场利润附加值低、没有多少附加值的,而且污染重、消耗资源又比较多的,这些不符合国家标准的,我们就要铁腕淘汰,而且可以说是强行淘汰。在这个过程中,阻力是很大的。很多企业是抵触情绪很大,甚至也有消极抵抗、对抗的,也有强力阻碍的,但是我们都排除万难,因为有国家的法令在。你这些年钱也挣够了,老百姓受到你的污染也受够了,群众支持我们,党组织支持我们,所以说我们就坚决的关停,我们关停了1300多家这种所谓的土小企业。

[主持人]

那您把这些土小企业都关停了,就等于是断了人家的饭碗,肯定有很多人是有不满情绪。针对这样的情况,咱们有没有一些相应的措施?

[杨洪涛]

我们现在是这样的,淄川搞了将近100多年的工业,大概也有几十年的乡镇企业。应该讲,很多企业是有积累的,我们这是倒逼,促使这些企业转型。转型如何转?有一些老板讲,你不让我搞污染,不让我上污染比较重的企业、资源消耗比较大的企业,你让我上什么?所以我们从2008年开始,连续搞了七届百名专家淄川行的活动,其实这个活动并不是那几天搞的,我们这期间就是从政府搭桥,引导企业找专家,到哪里找?到院校、到科研院所去找专家,去告诉他们应该上什么项目。专家把自己的科研成果,一些技术成果,有终试成功的,还有终试不成功的等等各种技术、各种工艺,企业买下来,然后对接。对接成功了,这一个新的产业就有了。也就是刚才我们说的新材料、新能源、新医药、高端装备,这些东西政府是不知道的,但是我们可以引导企业和科研院所对接,来把技术、工艺引进来,所以说我们上的这些东西,是符合科学发展的。让专家来说话,因为这个事情地方干部不可能是万金油,地方干部能告诉你干什么嘛。

[杨洪涛]

我给你举几个例子,像我们原来搞建筑的金城集团,现在做生物制药,而且他做的生物制药,世界上只有两家能做,一种是谷胱甘肽,还有其它的,它引来很多专家给他做终试,做实验。还有做陶瓷的,现在在做世界上最先进的钻头,金刚石钻头,石油钻井用的,所以说这都是请院士、专家来指导,来做的这些东西。这个企业在淄川落地生根,这是企业家和专家之间的一种结合,它就有生命力。它比政府去说你今年做了10万吨水泥,明年你做20万、30万,后年再做到100万吨,比这个要好。我觉得这个路子走下来,应该是成功的。

[主持人]

从您刚才的介绍中,我们也能感觉到,这一路走过来,您确实为淄川的产业转型付出了很多努力。我们都说一个人改变什么最困难?是改变他的观念最困难。我想在这个过程中,是不是还有很多人依旧沉浸在之前我就要依靠能源发展经济这样的一个老思路当中?所以我们也想问一下杨书记,您在如何调动干部创新热情方面,有没有什么自己的一些小妙招?

[杨洪涛]

应该说好多事是我们班子集体商量。但是我觉得你刚才说的很对,就是不仅是调动干部,得把企业家的观点也得转变。我有个观点,企业家比企业重要,不知道你怎么理解。我昨天见行长,我说行长比银行重要。你在这个银行干好,你到别的银行也能干好。所以最难得的是企业家。还有我们自己干部的思想。

[杨洪涛]

我们怎么办?我们在2007年,就是在我干书记之前,我们就开始按照党组织的要求、中央的要求,我们就搞学习先进党组织建设。所以这些东西你靠学起来,各级干部,包括区县委书记、区委班子、区政府班子,各大班子,你首先得学习。你得吃透中央、省委、市委的政策。他们到底讲的是什么东西,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讲,怎么去办,如何落实,你作为一个地方干部,作为一个一线总指挥,你得吃透上级的精神。第二,你要吃透下情,你要吃透你所带的这些队伍,你要去服务的对象、领导的对象,他们的思想状态,还有这个地方的区情,客观实际情况。

[杨洪涛]

你刚才说的,有一些人观点转不过来,第一是培训。我们怎么培训?一个是请专家来讲课,这个你也知道了,这些专家不仅是有技术、有工艺,还请一些经济学家来讲课。我们请了很多经济学家来做讲座,我们有“淄川大讲堂”,要讲课。就是市场动员。另一方面,我们送出去学习。我们政府花钱,我们办的培训,不给企业家要钱,我们政府花钱请这些骨干企业到新加坡培训,培训两个礼拜,参观一下新加坡的工业园,参观一下新加坡的企业,请新加坡管理学院的一些专家给这些企业家讲课,让他们转变观念。同时我们也请,我们也组织这些企业参观一些国际、国内比较先进、领先的企业,让他们成功的事例来感动他们、转化他们。

[杨洪涛]

所以说你刚才说的很对,思想不转变,观念不转变,转型升级是不可能的。所以说我们本届区委成立的时候我们就提出来,创新引领、转型升级。创新引领不仅仅是技术创新和工艺创新,更重要的是工作方法、工作办法的创新。我们是如何把大家的创新调动起来?我们是让每个单位、每个乡镇,镇办的都去搞创新。因为你现在要搞转型升级,你这个地方的经济要转型,你没有现成的路可走,你必须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去研究。比如说我做审计的,我如何去管好特别是农村财务薄弱,管好村干部不乱伸手、不乱花钱,我们就创造了一个村官制度。包括刚才说的百名专家淄川行,这就是当时科技局我们一块研究的,搞的一个创新。搞了七年了,因为效果很明显,所以我们今年准备搞第八年。这就是我们党、毛主席经常讲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所以我们一线的指挥部也好、一线总指挥也好,就要善于把各级干部和企业家的一些智慧凝聚起来、总结起来。

[杨洪涛]

再一个方面就是典型引入,然后推广。比如我们要做一个事情,先找一个典型来试一试,做的好的,我们就让他学习,让他现身说法,然后推而广之,这个事就好办。所以说我们是这么来做的。

[主持人]

我能感觉到其实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它想涅磐重生,应该是要照顾到它的方方面面的,不仅仅是经济上要转型,我觉得环境的重塑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之前也了解到,在2006年,淄川全年空气良好以上只有6天,但是到了2013年,就已经超过了200天。我相信这跟您在工作中的铁腕政策也一定是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想请您具体介绍一下,咱们在改造环境方面,都有哪些具体措施?

[杨洪涛]

我曾经说过,环境是最大的民生。阳光、空气、水,它不管你是有钱人、没钱人,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生活在淄川这个大地上的每一个人,都有权利生活的更好一点,有更好的环境。所以说我们是怎么做的?我刚才也多少讲了一些,就是你不符合环保政策的,你确实难以改造的,这些要关掉。另外,你还有可能生存,市场上你的这个产品还有一定的市场需求,或者说基本符合,有一些不达标的地方你争取达标,那就是说你上环保设备。比如我们最先开始的就是从哪里?从双杨建陶开始。2008、2009年的时候,我们是有个争论的,很多人觉得整个淄博都因为淄博张店中心城区的污染是双杨建陶带来的,实际这个有失偏颇,不全是这样。我不是说作为淄川的书记,我就给淄川的建陶打抱不平。有一部分,那么随之加上建陶本身当时的税收贡献也不大,而且很多人提起淄川的建陶,就代表着落后,或者说是贴牌。我们当时的业态,是给广东贴牌的。那么我们怎么办?我们考虑,我们当时市委也讲,只有落后的工艺和设备,没有落后的产业。产业不可能落后。你只要盖房子,只要搬家,你就需要建陶,需要地板砖,需要墙砖。所以我们怎么办?我们说你这个建陶企业先都关下来,如果你想继续发展,那你就上环保设备。怎么解决尘土?首先建陶的一个污染就是粉尘污染,那么好了,所有过去建陶的这些物料,陶土、墙石等等这些原料,还有煤炭,都是露天采伐。我们要求你全部密闭,盖成车间、仓库来采伐,不准露天采伐,这是第一条。第二条,如何解决生产过程中的粉尘?我们也搞过喷淋,不行,过去是喷淋,学习搞喷淋不行。怎么办?我们搞布袋除尘,就是说你这些粉尘过一遍布袋,大布袋除尘。我们过去煤气炉不是科学的,我们就搞两大改造,搞煤气炉改造,分水就解决了,同时防尘污染也解决了。大概2008年、2009年我们搞“环保风暴”的时候,以双杨地区为代表的建陶产业,企业自身投入的环保设备是9.8亿。

[主持人]

自身就要投入9.8亿?

[杨洪涛]

就是所有的企业加起来的总数,就是环保设备投了9.8亿。

[主持人]

那政府呢?

[杨洪涛]

政府我们也投了一些在线监测,就是说每一个有可能污染的企业,和我们环保局的监测中心是联网的,我们实时监督你的水煤气怎么样、你的仓库怎么样,这个它是不敢不环保的,不环保我们实时都可能知道。所以我们在线监测。所以这个行业把环保问题解决了,同时他们就感觉上了这么多环保设备,肯定环保设备还要运营,那它的运营成本要增加,那怎么办?我们就倒逼他提升产品的档次。过去我们一片瓷砖十块钱左右,那么他们怎么办?这10块钱左右,又上了这么多环保设备,还要运营,那肯定是不挣钱的。那怎么办?我们就提出三个1/3,好的、符合条件的你继续干;大头是第二个1/3,改造能干的;第三个,你实在干不了的就别干了,你不具备进入这个市场的条件,你就淘汰。所以说重点就是第二个1/3,经过改造可以生存的,这一块怎么办?他们就提升建陶的品牌,提升建陶的质量,根据市场需要。过去我们建陶是学,学哪里?学广东,广东有什么,我们就跟着人家拷贝、复制、贴牌,我们没有多少自己的品牌,没有多少自己的技术。但是现在我们准备怎么办?我们要抛开看,我们去学意大利,学西班牙,我们淄川在建陶方面领风气之先的就是3D喷墨打印,用数字数码拍出来的东西,可以直接印到建陶上再烧出来,所以这个技术领先广东。所以说我们通过环保倒逼手段,既治住了这些传统的污染企业,让他们达标排放,或者说基本没有多少污染了,同时又逼着他们把产品的档次提高,质量提高了,产品的附加值提高了。当然他们的税收也应该是翻了5倍到6倍,就是企业个数减少了,我们基本这些年没有新上、再增,也就是按照市委的要求,我们注重内涵发展,我们没有外延发展,再去铺摊子,但是现有的摊子关了一部分,你看我们的税收大概翻了6倍。

[主持人]

可以说我们在数量上没有增加,但是质量上提高了。可以说现在咱们淄川经济转型已经基本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环境保护方面也初见成效。在这么多成绩面前,可能会有一些干部思想就有些松懈了。十八大以来,我们一直对反腐保持了一个高压态势,虽然有所遏制,但是我想这个形势还是比较严峻的。所以请问一下杨书记,咱们结合淄川本地,您在反腐这些方面都有哪些具体的作为?

[杨洪涛]

说句实实在在的,作为一个地方的党委政府,反腐问题是一个讲政治的最大表现,关系到能不能贯彻十八大和三中、四中全会。这里边这个腐败,和我们共产党、和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是格格不入的。可能大家往往都看八项规定,其实在八项规定之前,我们淄川就定了很多规矩,特别是我干书记以后,对过去一些所谓的习惯,过节,如过中秋、过春节喜欢走访这个现象,我们坚决禁止,我在大会上说了几次,谁也不允许再走访。上下级之间、同级之间不允许走访,这是我定的规矩,纪委查到、群众有举报的,马上处理。这个比八项规定早。第二个,干部的提拔调动,不允许接风送行,只要有接风送行的,马上就地免职。第三个,工作日中午无例外禁酒。我们为什么说无例外禁酒?过去也搞过禁酒,上级领导来了,这是例外;招商引资老板来了,也要例外。那么我们在考虑,你只要有例外,那你这个规定就执行不了。而且我们是很严格的,发现一次以后,待岗免职,扣发工资,我们做的是比较严的。所以应该说这些年反腐,没有影响干部的积极性,因为它树起了正能量。同时大多数人是拥护的,群众拥护的,甚至很多干部也是拥护的。因为正确的东西它就是正确的,大家心里都向往。所以说树起了正能量,也为我们转型升级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

[主持人]

咱们下面换个稍微轻松一点的话题,谈谈您对淄川未来的规划。李克强总理提出“互联网+”的概念,现在在这样一个数字化的时代大背景下,您对淄川在线上线下如何结合淄川的实际,有没有一些创新性的举措?

[杨洪涛]

党中央要求我们各级干部适应经济新常态,所谓的新常态有两个表述,一个是经济的中高端,发展速度的中高速,这应该讲是符合客观规律的,也是符合中国发展现实的。过去我们做的很多产业,都应该讲是产业链的低端,或者说我们没有多少核心竞争力。我们现在进入到新常态下,我们面临着和欧美这些企业直接竞争、PK的一些局面,所以下一步的路更难走。所以说我们在“互联网+”这方面,我们也有考虑。我们觉得这个事情可能大家觉得遥远,一个老工业城市是不是想一步登天?但是现在想,我们不做,我们会被淘汰。我们又可能面临着一个做了一些需要后人来给我们转型的东西。就是过去我们做的事,我们说是做两遍活,一遍是过去做的不好的擦掉,另外再写上新的东西。所以淄川的工作不是说一张白纸,好写最新最美图。一边要淘汰落后的,再写上新的。所以我们想写新的,我们就大力发展“互联网+”。也就是说让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这方面我们做了工作,现在有很多典型,比如鲁泰,包括我们现在中小企业让他做“互联网+”。另外,我们发展电商,我们积极引进一些电商,像毛豆科技,9个月从7、8个人、几个人做到140个人,这就是方向。我们过去是靠有形的市场,下一步互联网我个人认为,是谁也绕不过去的一个过程,一个方向。所以互联网我们想着弯道超越怎么弯道超越?就是别人还不怎么重视、不想做的事我们先做,当别人感觉他怎么能做好,他想做的时候我们就做好了,这就是弯道超越。再一个就是和我们一些传统的企业嫁接,比如说我们西城集团是做传统的商贸企业,现在他开始做物流、做电商,三位一体,物流、批发、零售和电商进行结合。

[杨洪涛]

所以淄川你要叫我说展望,我觉得淄川走到今天,应该说找到方向了。我常跟大家说,方向比速度还重要,你如果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你走的快也好、慢也好,你是会到达你应该到达的地方,实现自己的理想。如果说方向走偏了,你速度越快,你失败的越快,咱们常说的南辕北辙。所以说方向是找到了。

[杨洪涛]

第二个,淄川人的观念应该讲,基本转过来了。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沿着这个正确的方向,不断去努力。也知道找哪些企业来,也知道如何让这些企业落户,同时我们也不排除利用现在的一些新的经营模式和现代的经营方式。所以说我觉得我对淄川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淄川的明天绝对会很美好的。

[主持人]

我们也相信,淄川的未来一定会非常得美好。您这次当选全国优秀县委书记,我想这既是对您之前工作的一个肯定,也是对未来工作的一个鞭策。我想问一下杨书记,您怎么看待现在头上的这顶光环?

[杨洪涛]

我今天来了还在讲,我觉得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一些事情,但是我觉得我还做得不够,这也绝对不是谦虚。我觉得这个荣誉不仅仅是给我个人的,是给我这个班子、我这个团队的。我在常委会上,我受到总书记接见以后,我回来传达总书记讲话的时候,我说这个荣誉就是给大家的,因为有区县委书记评选给了我,我说如果有全国优秀区长评选,我说区长肯定是当之无愧的,有评选全国优秀宣传部长,那白向坊同志也没问题。我们这个团队每个人应该讲,在所有个人的岗位上,都尽职尽责了。他们的努力加起来,才有了这个桂冠戴在我头上。所以我有点沾了大家的光的感觉,有点诚惶诚恐,也不大好意思。

[主持人]

其实听了刚才书记的介绍,我相信各位网友已经对淄川有了一个更加全面、更加深刻的认识。也确实像书记刚才您所说的,一个城市的转型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也应当发挥钉钉子的精神,久久为功。我们也衷心祝愿淄川能够在这场变革中持续发力,作出更大、更好的成绩。非常感谢杨书记在百忙之中作客我们的《新华访谈》,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期同一时间,再会!

[杨洪涛]

谢谢!

[主持人]

谢谢杨书记。

区域风采
  • 行政区划

    行政区划

    淄川区管辖淄川经济开发区、般阳路街道、松龄路街道、将军路街道、昆仑镇、岭子镇、 西河镇、龙泉镇、寨里镇、罗村镇、洪山镇、双杨镇、太河镇。

  • 经济发展

    经济发展

    淄川区的经济呈现逐年增长态势,纺织服装、医药化工、建材冶金、机械制造成为四大经济支柱产业。淄川区拥有国家级名牌产品和驰名商标10个、国家免检产品17个、省级名牌和著名商标49个。

  • 特色文化

    特色文化

    淄川蒲松龄,清代著名的小说家、文学家,著有流传至今的小说集《聊斋志异》。

  • 生活习俗

    生活习俗

    经过历史的传承和演变,淄川人在婚嫁、丧葬、节日、娱乐等方面形成了独特的风俗。

  • 自然资源

    自然资源

    矿产丰富,地貌类型多样,生物林木资源丰富,中草药资源遍全区。

  • 特色食品

    特色食品

    淄博人民通过风土与口味的结合,制出各种各样的特色美食。如油饼、肉烧饼等特色面食,深受当地人民喜爱。

  • 特色文化
  • 地理概况

    淄川地处北温带,年平均气温12.9-13.1℃,淄河、孝妇河、范阳河纵贯南北,自然条件优越。

  • 八、地理概况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