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援助坦桑尼亚山东女医生乔丽在非洲的365天

2016年12月12日 10:22:49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援助坦桑尼亚山东女医生在非洲的365天

    图为,在医疗队驻地等候就诊的坦桑尼亚当地患者

    汽车、火车、飞机反复换乘,山东省淄博市第一医院小儿科主治医师乔丽用3天时间,奔波万余公里,终于从南半球的坦桑尼亚回到了山东淄博博山家中,短暂离开在非洲的病人,休一次探亲假。假期结束后,乔丽将继续回到万里之外的非洲国家坦桑尼亚救死扶伤,继续完成为期两年的医疗援助工作。

    2015年8月乔丽舍下18个月大的儿子跟随山东第24批赴坦桑尼亚援坦医疗队启程奔赴非洲大地。“出发时儿子感冒还没好”乔丽说,当时就在心里暗暗许诺,要把在坦桑尼亚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等儿子长大了给他看,希望他明白妈妈的坚持。

    山东第24批赴坦桑尼亚援坦医疗队的驻地在塔宝拉省,位于坦桑尼亚西部,资料显示该省共有300万人口。“塔宝拉市区却很小,大概相当于中国一个大一点的乡镇。我们的驻地医院是Kitete regional hospital(塔宝拉省立医院),但其实和中国的省级医院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乔丽回忆初到驻地的情景,这所医院是当地最大的医院,但全部是平房,诊室、病房内设施简陋。山东医疗队刚到时,这个医院已经停水20多天了,“在塔宝拉水和电都是奢侈品,每天停电的次数多到记不清,只能用N次来形容。”

    图为,山东省淄博市第一医院小儿科主治医师乔丽为坦桑尼亚患儿检查。

    坦桑尼亚是联合国公布的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恶性疟疾、结核、伤寒、黄热病等传染病发病率极高,当地病人中20%以上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而当地医疗条件差,医生、药品、器材都十分缺乏,援坦医生也随时受到各种疾病的威胁。

    乔丽说,在非洲的日子,每天都更深地感到作为一位医生救死扶伤的天职。她回忆到,一天自己刚下班,一对当地夫妻带来两个孩子,边跑边喊“dactari wa china,subili subili”,(意:中国医生,等等),说找当地医生看了好多次,孩子病情都没有好转,请求乔丽一定给看一下。助手说,下班了,明天吧。但看着夫妻俩期盼的目光,乔丽转身走回去诊室,给孩子看病,开药,告诉注意事项和复诊时间,那对夫妇向乔丽伸出大拇指“asante china!”(意:谢谢中国)趁着那天手机信号好,乔丽发了一条朋友圈:“虽然辛苦但是这种强烈的被需要、被认同感让自己深刻地体会到不辞辛苦、远涉重洋来到这里的真正意义!”

    在乔丽看来,自己任期有限,真正能拯救坦桑尼亚孩子们的还是当地医生,所以平时疗队的医生们不只是授人以鱼,更多是授人以渔。在工作的同时,乔丽还教会了当地儿科医生详细的体格检查,慢性咳嗽诊治,六个月内“腹泻”诊治,遇到抽搐孩子不可盲目一味使用苯巴比妥……

    在非洲的一年时间,最让乔丽记忆深刻的是到塔宝拉省西北边陲的Urambo进行的诊。“当我们到达义诊医院时,走廊过道已经挤满了前来就诊的男女老少,他们用当地语言向我们问候。那天一直到下午4点义诊结束,参与义诊的7名中国大夫没有一个人起身喝一次水、上一次厕所,全天共义诊两百多名病患,但每位医生在义诊结束后的感受只有两个字——幸福。”

    图为,山东省淄博市第一医院小儿科主治医师乔丽在塔宝拉省立医院儿科坐诊。

    此次回国乔丽恨不得一分钟掰成两分用,多和孩子、家人在一起,享受别人眼里最普通的日常生活,援坦的一年里,想孩子了,她只能看看照片上儿子的笑脸,一年时间儿子已经蹿高了一头。乔丽说自己想做个称职的母亲,但在1万公里之外的坦桑尼亚,她有心无力,作为一名儿科医生,只能选择暂时离开自己的儿子,去救治更多的孩子。“我们中国援坦医疗队员远离家乡和亲人,远涉重洋,踏上广袤的非洲大陆,只为挽救更多生命……”

    1968年山东派出首批援坦医疗队,48年间一批批援坦医生不断接力,每批服务2年,到2015年8月,山东省已派出24批赴坦桑尼亚援助医疗队,共计1046人。(李欣 常旭)

[ 实习编辑:杨曼妮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74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