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频道 > > 正文

一封信上贴着20张再投和改退条 退伍老兵坚持11年为无名烈士“找家”

2019年08月30日 18:52:50 来源: 大众网·海报新闻

  投递、退回,再投递,再退回……在山东省菏泽市张和庄烈士陵园守墓人张景宪的手里,有这样一封特别的退信,上面盖着20个再投和改退批条,厚厚的一摞。

  这也是他11年来帮136位无名烈士寻亲之旅中的一个缩影。十余年时间,1000余封退信,寻遍大半个中国……近日,张景宪帮烈士寻亲的故事频频在朋友圈刷屏。7月31日,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来到烈士们长眠的墓园,专访了守墓人“老兵”张景宪,听他讲述十余年来为无名烈士寻亲的酸甜苦辣。

  张景宪接受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专访,介绍十余年为无名烈士寻亲过程。

  他们是谁?一本花名册,他找了6年

  31日上午,从菏泽市区驱车约半小时车程,记者来到了赵王河畔的张和庄烈士陵园。

  上午10点,50多岁的张景宪拿着一个小马扎和一摞退信,来到张和庄烈士陵园。“许多信又退回来了,你们的家在哪里呢?”他顺手清理一下落叶。10多年来,每当有空,他经常来到这里,和烈士们聊聊天,帮他们“找家”的最新进展。

  他手里拿着一封特别的退信,上面盖着20个再投和退改批条,厚厚的一摞。

  这封退信上写着“一直未查找到此地和此收信人,将信件退回,我们会继续查找”。这20个退信条表明,邮递员已经连续帮忙找了20次。

  从2008年起,从张景宪决定帮烈士找家,这样的“查无此人”的退信他已经收到了1000多封。这1000多封信里,承载着136名烈士一生的故事和张景宪一生为他们找家的承诺。这一次,他手里拿着许多封“寻亲”的退信,按照这些退信名单,他又要准备开始新一轮的寄信了。

  72年前,为掩护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华野八纵在山东菏泽发动了奔袭战。是役,136名战士牺牲并长眠在菏泽市张和庄。

  过去72年,这座村庄的村民们一直守护着他们。 如今,张和庄村支部书记张景宪,这位退伍“老兵”,从2008年起,扛起了为无名烈士守墓和“找家”的双重重担。张景宪说,与守陵相比,“寻亲”路上遇到的挑战,每往前一步都是超乎想象的难。

  走在陵园的松柏、墓碑间,回忆起最初“一筹莫展”的六年,张景宪感慨万千。“别说烈士的名字,2008年‘寻亲’头一年,我连他们是哪个部队的都不知道。”张景宪说,最初的“寻亲”既不是“找家”,也不是“找人”,而是“找部队”。

  2008年,张景宪从菏泽市的各大烈士陵园,到济南的各大部队干休所,再到全省的相关驻军单位,都找遍了,没有任何进展。转机出现在2009年三月,从菏泽市牡丹区党史办已退休的祝厚江老人那里了解到,当时鲁西南战役中,参战部队是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二十三师。但华野八纵现如今对应的是哪支部队,一时又断了线索。

  此后,一找又是四年。直到2013年,张景宪才再次迎来了一次重要的突破。一位名叫刘浩然的退伍老兵在看到媒体报道后找到了张景宪。这位老兵告诉他,自己退伍前所在部队的就是由老八纵改编来的,如今的驻地就在山东某地。

  2014年清明节前,张景宪受邀来到该部队。部队方面通过查阅军史证实,如今长眠在张和庄烈士陵园的无名烈士,正是当年老八纵在菏泽奔袭战中牺牲的,并且还找到了当年的花名册,整理出94名烈士名单。在这94人的名单中,有86人的入伍材料中留下了详细的家庭地址,另有4人的家庭信息较为模糊,只填写到了省或者县。

  张景宪向记者展示,在1000多封退信中,一封因无法找到地址被重复投递20次的烈士寻亲信。

  他们家在哪?1000封退信与重投20次的找寻

  有了家庭住址,给烈士寻亲总算有方向了,张景宪开始通过写信的方式帮烈士们“找家”。

  “有了名单就好找了吧?我当时是充满希望的。”张景宪回忆,烈士的资料有了,该如何找到烈士的家?他想到了电话、寄信等很多办法。山东、河南、江苏、湖南、湖北、贵州、广东……张景宪一开始,根据烈士花名册名单打印了86封帮烈士寻亲信件。

  “刚寄信的时候,我是充满希望的,我心想寄出这么多信,怎么还不得找到五六个烈士的家属。”他说。

  这些信件带着希望,被寄往了全国十余个省市。然而,第一批信件寄出仅仅一周,绝大多数信件就被原封退回了。

  山东省广饶县二区田家辛庄、阳信县二区几大庄、临朐县三区胡家庄……张景宪说,问题出在家庭地址上,因为烈士们当年所填的家庭住址,是新中国成立前的名称,而且因为文化程度的原因,一些战士的名字和家庭地址,可能并不一定正确;特别是经过70多年的变迁,当时的名字与现在的地名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有些因为区划调整,甚至都已不存在了。

  “寻亲”路上的又一道坎出现了,如何跨过去?送信的邮递员成为打通最后100米的关键人物。一次次失败之后,2015年,张景宪在信封上加上了一句话:该烈士(年龄)于1947年12月牺牲于菏泽战役,望邮递员同志再辛苦一下,帮烈士找到家。

  “寄一次没印象,两年三年,每年都看到这封信,邮递员该会有印象了吧?知道这封信很重要了吧?”张景宪说,他认为,寄出一次就有一点希望,不寄那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2016年6月13日,一封特殊的信件,来到了临沂市蒙阴县坦埠镇邮政所邮递员王德建手中。王德建曾向媒体回忆,当时,信封上写的是:临沂蒙阴县坦埠区朱下村,公建厚烈士(收)。虽然坦埠区和坦埠镇相近,却没有朱下村,也没有公建厚这个人。一般情况下,地址或收信人不对的信件只能按原址退回去,但这次他决定把这封信暂时留下,多问问几个人。经过几天打听,王德建确认,“朱下村”应该是诸夏村,“公建厚”应该是“龚建厚”。几经周折后,王德建在诸夏村附近的龚家胡同村,他终于找到龚建厚烈士的侄子龚德营。

  但在济南市莱芜区,投递给烈士陈芘友家人的“寻亲”信,就远没有龚建厚幸运。在2019年2月至3月间,邮递员朱玲华先后将这封信重投20次,在不同地方找了20回,一直未果,这封信又被退回到了张景宪手中。

  从2014年开始,张景宪一次又一次,共寄出一千多封信。然而收到更多是一年又一年,一批又一批的退信……从2008年到现在,十余年间,张景宪寄出了1000多封烈士“寻亲信”,又陆续收到了1000多封退信。

  11年19位!俩活烈士!还有75位咱一起帮他找

  张景宪从没想过放弃,2014年至2019年间,他仍然坚持每年至少寄两次信。一次是七月之前,一次是春节的时候。“春节的时候,我就想,虽然没为烈士们找到家,但是寄信回去,特别是每到除夕的夜晚,万家灯火的时刻,就算是这封信替他们春节探望了家乡。”张景宪说。

  “寻亲”路上,除了收到退信时的失落,还有找到烈士家人时的喜悦。张景宪说,在媒体、邮政部门和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他已帮陵园里的19位无名烈士找到了家人。这其中,还意外发现了名单上的两位“活烈士”,山东滨州魏元吉老人和烟台的闫寿光老人。

  张景宪说,在2017年清明节,魏元吉从滨州老家赶到了陵园祭拜战友。当这位95岁的老兵对着一座座无名烈士墓碑喊出:“老朋友,老同志,我可见着你们了!我找你们找了几十年,找不到你们,真想你们!”现场包括张景宪在内的张和庄村民们泪奔了,找下去的信心也更加坚定了。

  如今,名单中有名字的94位烈士里,还有75位没有找到家人。张景宪说,这是他要用下半辈子去完成的最重要的一件事。(记者 田连锋 王磊 陈洋洋 张大卫 刘琛)

[ 编辑:庞黎黎 ]
欢迎下载新华网客户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41124942684